✨请点开✨


“不会画画的推歌博主不是好文手✌”

喜欢APH/K/DGM/刀男
产粮主米英/露中/石青
注意自带避雷针

三次喜欢非常小演员
主推荒木宏文/崎山つばさ
我爱他们一辈子

挖坑不止填坑随缘
糖里裹刀刀上加刀
文风看心情字数看文力

欢迎在评论区和我骚聊

比颗心❤

【露中】僵尸先生和他的熊崽子.(二)

白色蓝色相间的景色,雪、风和一片荒芜的大地。

伊万小时候就生活在这里,在雪原出生在雪原成长。

他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都和他一样有着奶白色的头发,伊万喜欢自己头发的颜色就好像他也很喜欢自己的姐妹。

即使妹妹娜塔莎喜欢每天都粘着自己不离开,即使姐姐冬妮娅是个爱哭鬼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就流泪。

"为什么我们要生活在森林里?"

伊万靠在没有树叶的白桦树旁这么问冬妮娅。

"因为我们不是人类,不能让其他人发现。"

姐姐温柔的回答,摸摸他蓬松的头发,伊万舒服的动了动头上圆圆的白色耳朵。

"我们在这里就很好,不是吗。"

冬妮娅总是这么...

+

【露中】僵尸先生和他的熊崽子.(一)

要饿死了。

伊万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十分不甘心的往有光的地方爬去。

意识十分模糊的,他问到了什么类似于人类的气息,离他越来越近,于是依旧保有肉食动物本能的他伸出手,抓住对方的衣服一角。

"你好啊小东西?"

分不清是什么的活物蹲下来,声音听起来很轻快。

"看你状况不太好啊,要我带你回家吗?"

伊万听到带他回家这四个字赶紧点头,虽说幅度微弱的几乎不可见,但对方看清了。

"那我要抱你咯。"

伊万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回应他的话了,就只能被对方突然一下扛在了肩上,往他也不知道是哪的地方走去。

"看样子你是从北方来的,真不...

+

【味音痴】旧日.


“琼斯先生,您的意思是…?”

围在阿尔弗雷德身旁的实验员们露出困惑又惧怕的神情,想要阻止他将实验装置戴在头上却又被上司锐利的眼神瞪的退了回去。

“我的意思很明确,要当这次实验的测试者。”

他笑的和往常一样,但下属们看了反而觉得背后发冷。

“可以帮我启动机器吗?”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敢去碰那个控制器,于是阿尔弗雷德又重复了一次。

“可以帮我启动机器吗。”

语调与上次相比明显差别很大,明明有平光镜遮挡实验员们还是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使他们心惊胆战的东西。

于是那个最年轻的实验员默默走到控制器旁,埋着头操作起来。

“琼斯先生…请问时间是?”

“五年前的今天,地点是纽约。”...

+

复健一下,是米英糖饼小段子。

“阿尔弗雷德,我问个问题。”亚瑟合上自己看了大半的书扭过头盯着正在打游戏的男友。

“嗯,什么问题?”对方立即点了暂停游戏撂下手里的东西回头看着他,因为没戴平光镜亚瑟盯着那双蓝眼睛瞬间觉得自己的男友可爱的有些犯规。

“如果你可以把时间倒退回某个时刻,你会怎么做?”

听完他的问题阿尔弗雷德看起来完全一副不需要深思熟虑的样子,很快给出了回答:“倒退回今天早上七点钟就好。”

那时候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吗…?亚瑟自己努力回想也不觉得忘记了什么,回过神发现阿尔弗雷德正用非常温柔的神情看向自己,双颊不由自主的就有些发红。

紧接着还没等他把心里想的问题问出口对方就给了他回...

+

“耀,你等我一下啊!”

高大的俄罗斯人拎着两大袋子东西跟在王耀身后,太阳光直射在他身上,T恤背后的一小块已经被汗水打湿。

走在前面的王耀连头都没回一下继续走着,只是渐渐放慢了脚步好让身后的人能追上来。

“伊万,你还是缺乏锻炼。”

王耀的声音听起来很懒散。就好像他手里提着的一袋子快要被太阳照到解冻羊肉片,软趴趴的堆叠在一起。
“明明是因为除了羊肉片的其他东西你都让我拎。”

既然周末闲在家没事干,就来吃火锅吧。

周五晚上王耀靠在恋人身上闲得无聊,就随口说了一句。

谁知道外国小伙对火锅执念这么深,第二天一早七点多就把王耀叫起来说是要去买食材。

“你脑袋里该放脑子的地方是全装着伏特加吗?...

+

请接吻【米英】

七月六日,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闹钟还是在六点半准时响起,亚瑟也依旧醒的比闹钟早那么几分钟。起床、更衣、洗漱……然后是他最不擅长的下厨。每个月的工资至少有四分之一都用在了维修厨房与更换厨具之类的事上,由此可见柯克兰先生的厨艺实在是不敢恭维。

烧焦了一面的鸡蛋与看起来算得上完美的抹着一层黄油的烤面包——只是把面包放进烤面包机里对他来说非常简单,可以打包票不会出什么意外——哦对,还有一杯替代了热牛奶或者咖啡的红茶。

早饭时间他潦草翻阅了当天的报纸,没有什么太感兴趣的消息,但关注时政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有些关乎他近期来的工作。

收拾完餐具与略显凌乱的厨房后亚瑟决定出门。

“周末也不能一直窝在家里...

+

片段练习(米英)

他们用尽最后的力气拥抱,将对方圈住仿佛不会再放开。

巷子里是昏暗的,没有灯光能够照射进来,潮湿而又阴冷。但只有在这里能够避开其他人的目光——那些利刃一样的东西总能把异类刺的遍体鳞伤。

“亚瑟,闭上眼。”阿尔弗雷德在他耳边低语,口中呼出的湿热气流尽数喷在亚瑟的耳尖。

“…什么?”疑问多半是不需要的,因为在此之前他就已经阖上了漂亮的绿色双眼。

“gift.”

意料之中的深吻。

以及意料之中的被推入口中的药片。

苦涩。这点就足够亚瑟皱起眉来,但他没有。或许是味觉系统坏掉了吧,只觉得口中甜丝丝的,就好像含着一颗牛奶糖。

“gift.”

即使阳光驱散了黑暗这个阴暗的巷子里也不会变得一片...

+

生【味音痴】

英诞没点表示怎么行!!!

即使算不上贺文也要当贺文发出来充个数

————————————————

我在跑,被哥哥拉着向前奔跑。

穿过人群与飞驰而过的车辆,尽管我感到疲惫,也只是紧紧抓着哥哥的手狂奔。父母一直在后面追我,他们喊叫着我的名字,声音离我越来越近。

“奥利弗,我们会被抓到的!”我有点喘不上气,这句话都得断成三部分说出来。但他绝对听到了,因为我得到了回应。

“你要是被抓到那可就完了。”哥哥十分平静地说,他好像一点都不觉得累,“我去拖住父母,你用尽全力跑去那条小巷子,好吗?”他抬起另一只手指了指那条昏暗的巷子。在这种情况下显然容不得我拒绝。

我这个角度看不...

+

伦敦假日

CP:米英

因为中间有一点Dover所以私心加一个tag(。)

——————————————

6:00.AM,London,England.

此时天还是灰蒙蒙的,一层浓雾笼罩在伦敦上空,盖住了这里的一切地标性建筑以及亚瑟居住的公寓。

生物钟迫使亚瑟清醒过来睁开眼,翠绿的眼珠转了转最终停下来盯着白无垢的天花板——它干净到没有人舍得弄出污渍。在发呆大约浪费了他人生中宝贵的五分钟后,亚瑟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眼都不眨一下地拨通了一个美国号码。

这是他每天早上必须做的——催与自己有五个小时时差的恋人睡觉。

值得庆幸的是,对方的接通速度比他想象的快这么一点。

大概是因为他今天没有看恐怖电影然...

+

你国王后能生吗?

※文风彻底崩坏

※人物ooc严重

我就是写篇东西自娱自乐,没想到这么多字xx

————————————

自从黑桃国和红心国相继出现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男性皇后,两国的骑士突然就开始担忧起了国家的未来。

周末,风和日丽万里无云,黑桃国的骑士王耀蹲在厕所的马桶盖子上,看着被自己叫来的正坐在地上嗑瓜子儿的红心国骑士费里西安诺叹了口气。

“你说,咱这俩国,还能抢救一下吗?”王耀顺了顺自己的马尾,换了个舒服点的蹲姿一脸绝望地问到。

“我看是没救了,要不你带着我,我带着意大利面,咱俩跑路吧。”费里西安诺咬着一个瓜子儿含糊不清的说,然后比了一个“耶”的手势。

“这主意不错啊。以及那个啥费里西…...

+

【露中】飞鸟疾

※教师露x教师耀.

※架空世界观.

※人物ooc有.

我又回来啦!!!

哭着喊着自己写不出东西了结果还是把点文的其中一篇写完了,下一篇可能就真的要拖一阵子。还有还有,那个联五up主设的文大概也要拖更。

这篇大概有点狗屁不通,你们凑合凑合…?

只要不打人,咱啥都好说!!!

——————————

又是冬天,王耀最厌恶的季节。

“太冷了,空气又干燥,站在讲台上给孩子们讲课的时候都觉得要冻僵了。”王耀靠在沙发上悠闲地对电话那边的恋人抱怨,“伊万,教师里冷吗?”

“确实挺冷,但下课之后孩子们很热闹。”听着王耀带有鼻音的声音伊万皱了皱眉,“耀,你没在床上躺着?”

“没有,太无聊了,我...

+

【老王教你讲相声】论元旦(划掉)过年到底是什么玩意

和列表聊天突然聊到怎么上了年兽,来瞎扯一篇好了x。

顺便祝各位元旦快乐啊!

——————————

王耀: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王嘉龙:您什么意思,难道今天除了是元旦还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王耀:没有,今天不过就是万众瞩目的元旦。

王嘉龙:嗨,我还以为多高深的问题呢。

王耀:没,你这脑子不怎么好使我就不打算难为你了。

王嘉龙:可不带您这么说话的啊!

王耀:你知道元旦这天咱中国人都要做点什么吗?

王嘉龙:哎您别扯话题行吗!

王耀:不知道吧,我给你讲讲!

王嘉龙:…行,您慢慢扯吧。

王耀:说到这元旦啊,那历史可就久远了啊。人们到了这天都往窗户上贴掉钱贴福字,商店都关门大吉...

+

【红色组】圣诞贺文(三)

两人醒来时已是中午将近十二点。轻微的宿醉感导致王耀有点起床气,抱着伊万的胳膊好像没断奶的猫崽子一样撒娇。

“小耀,你能先放开我吗?”伊万有点无奈地看着比自己大四岁的恋人此刻就好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闹脾气。最终也不知道怎么摆脱只好低下头在王耀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后者明显愣了一下,回过神后瞪大了眼睛看着正微笑的伊万,轻咳一声默默松开了手。

“抱歉…刚刚太无理取闹了。”王耀说这话的语调很平静,如同一潭死水。明白过来自己刚才做了多么幼稚的举动后,王耀的脸突然红了。

“…小耀,你真可爱。”伊万总是说这句话,因为在他看来,大概没有什么词比可爱更能表达对一个人的喜欢了。

两人没在床上腻乎多久,...

+

【红色组】圣诞贺文(二)

车停在王耀暂住的公寓楼下时已是凌晨。熄火后拔下钥匙放进口袋里,王耀揉揉眼睛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位上和自己一样昏昏欲睡的伊万,捂着嘴小声笑了。

“伊万同志,咱们到家了。”王耀打开车门一步跨出去,冷风瞬间灌进车里,把伊万冻得打了个哆嗦。每个人在高度放松下总是畏惧寒冷的,战斗民族也不例外。

伊万打了个哈欠半眯着眼跨出车门,顺手替王耀把门关上。因为哈欠而产生的生理盐水积在眼眶,紫色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往防盗门锁眼里插的王耀。

公寓走廊里的灯一闪一闪的但一直没熄灭,电梯门上贴着一张卖房子的广告,看起来用胶水粘的很结实,根本撕不下来。

王耀拉着伊万爬楼梯回家,因为他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宁...

+

【红色组】圣诞贺文(一)

这是信仰东正教的俄罗斯人不知道第几次破例在十二月二十四日乘飞机到中国的首都北京陪自己的恋人过圣诞节。

两人无法一直在一起的原因是工作的地点距离甚远。王耀曾经拒绝了伊万辞掉工作来北京和他住在一起的打算——其实伊万的存款足够两人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所以只有一些特殊的日子伊万才会乘飞机来北京陪王耀。就比如圣诞节。

其实东正教的圣诞节在一月七日,但恋人希望十二月二十五日过节,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伊万同志,我为你准备了一个惊喜。”伊万坐在机场的候机大厅等待延误的飞机时收到了王耀发来的消息。
“惊喜?哦好吧小耀,我十分期待那个能让我大吃一惊的东西。”手指迅速敲打着屏幕上的键盘打出一串熟练的中文,伊...

+

【米英】Program Me

脑洞来源于福山润的一首歌,歌名就是文章标题(标题和文内容无关,抱歉)。嘿呀内容和歌完全不一样,真尴尬。

以及,我的文笔大概越来越差了,还越来越直白。真糟糕,糟糕透了!!!

以下正文。

——————————

『3……

2……

1……

wake up.』

——————————

我醒来了,在一个男人好奇地注视下。“他可真好看。”这是我有了意识后第一个想到的事。是啊,他可真好看,有着白皙的皮肤和翠绿色的眼瞳,不去看头上粗的可怕的眉毛一切都很完美。

“拥有自我意识吗?”他冲我挥挥手,我本能的动动眼珠去追寻手的移动轨迹。“大概是有。”他自言自语道。

“为什么要用大概这个词,难道你觉得...

+

热血撞脑门写的金钱组,即使这样也是块玻璃碴子。慎入吧。

嘿呀我写了这么长居然不知道标题怎么办,气。

————————

“战场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这是阿尔弗雷德成了军人以后最深刻的体会。

年少无知时候的美利坚小伙子一直盼望着能穿上军服扛着枪去保卫国土,那听起来可真是帅气极了。然而等他朝思暮想的事情成了无法改变的现实,帅气就完全成了屁话了。

每天都差点被累死的训练强度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坚持下来的。然而阿尔弗雷德还真就咬着牙一直没掉链子的跟下来了。熬过去了就是熬过去了,再后来看着新兵累死累活的样子他也挺感慨当初的那个自己。

阿尔弗雷德本以为世界和平,战争什么的都和现在的世界挨不着边。然...

+

【啾花组】那之后

致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好久不见了匈/牙/利,你不会已经忘了本大爷的存在吧!我想肯定不会的,咱们可是冤家对头啊!

听说你被苏/联那个该死的家伙同化了,真是让人不爽啊。不过我现在的处境也没比你好到哪去。

一堵墙就这么把本大爷和阿西分开了,更糟的是所谓“东/德”的人们和你的国民一样认同苏/联那套叫做“社/会/主/义”的鬼东西。

本大爷都要被街上游行的队伍搞疯了,再加上物资紧缺,真担心这个冬天我们能不能熬过去。

听说你那里试图摆脱苏/联的统治,本大爷好心警告你别白费力气了。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的伊万有多么强大,不想死就好好听他的,暂时别想着造反。

我看那该死的斯/拉/夫人也...

+

【红色组】贝加尔湖畔

“王耀同志,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吗。”伊万低头看着正在小口喝茶的盟友。

“这句话是陈述句吧,我可没听出疑问的语调。”王耀放下茶杯,用平静的棕黄色眼睛盯着面前高大的斯拉夫人。

他明白自己无法拒绝,不仅仅是因为这语调,还因为自己面前的人正散发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所以说你同意了对吗?”伊万问到。即使他早已知道对方的回答只有一种。

王耀白了他一眼,整理好军服站起身,与微笑着的斯拉夫人一起走出军营。

西伯利亚即使是在夏天都寒意刺骨,更别提此刻是冬天,而且下着漫天大雪。

早已习惯这种天气的伊万没觉得有多冷——他说他的心脏早已被冻结了,所以感受不到寒冷或是温暖——然而喜欢待在中国南方地区的王...

+

【冷战、铂金】觥筹交错

最近忙的要死没时间写文,文力不足文笔也不行了。我需要一次复健。

—————————分割线—————————

宴会厅里的水晶吊灯发出刺眼的光亮,白色的墙壁此刻也好像反射着吊灯的光。

伊万讨厌这种感觉,就好像讨厌那个该死的美国小伙冲他笑,充满活力的笑容让他厌烦,甚至想一拳打在那个让他不爽的脸上。他接过侍者递来的酒杯轻轻摇晃了两下,杯子里香槟的颜色倒是略微舒缓了他的心情。

最靠角落的铺着白色桌布的圆桌旁只有伊万一人。桌上摆着一瓶玫瑰花,白瓷瓶里还能隐隐约约看到花茎与水。除了花瓶与鲜花,桌上别无它物。

他心不在焉的盯着被人围住的阿尔弗雷德,看到他脸上那个灿烂的笑容时冷笑了一声。

“强装出来...

+

天使长与他的未来老公(bu

快夸我高产!!!而且这篇是糖!!糖!!

————————分割线————————

『一』

也不知道是在哪一场战争中定下的,天堂必须无偿养大地狱的魔王继承人。
这一次,这个任务落到了天使长身上。

『二』

天使长俯视着自己身前的小魔王。
亮金色的短发,还翘起了一撮呆毛,蔚蓝色的眼睛一直望着自己,身后那条尾巴还在不停晃动着。
他冷哼一声,用厌恶的眼神盯了小魔王一阵子,然后牵起了一只肉乎乎的小手。
天使长翠绿色的眼眸中有了小魔王的影子。

『三』

天使长嘴上说着嫌恶,但每天都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年幼的小家伙。
小魔王也很信任并依赖着自己的现任抚养人。
他握着一朵黑色的玫瑰,红着脸站在天使长面前。「我喜欢你。...

+

亚瑟亲手养大了自己的男人

来了脑洞赶紧写就写出来了这东西。作为一个专业产玻璃渣的我觉得我很失职。

————————分割线————————

『一』

亚瑟船长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是在地下拍卖会。

那是一个长相不错的孩子。有着亮金色的短发与水蓝色的眼睛。

他穿着一身破囚服,手脚上都带着锁链,微低着头跪在笼子里。

亚瑟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想把这个小家伙买到手。

他出了惊人的价格买下了这个看起来毫无用处的小家伙,然后扯着那条铁链把小家伙带走了。

『二』

亚瑟买下阿尔弗雷德后的马上介绍了自己的身份,然后就是想给他取个符合自己心意的名字。

然而后者摇摇头,指了指自己胸前的狗牌。

“阿尔弗雷德·...

+

霸道琼总爱上我

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只是公司里一名普通的员工罢了。虽说我天天想着什么时候才可以升官发财,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但也不过是想想。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公司的总裁琼斯居然在明里暗里不停靠近我。

就比如我刚进公司没过几天,琼斯不小心撞到我。先不说他主动道了歉,之后居然还为了赔罪请了我一顿快餐。

就在那件事过去不久后他居然提出要我升职,并且提高我的年终奖。

我那时来到公司没多久,居然就这么升职了。这怎么看都是他要勾搭我啊。后面这一句话是我的同事弗朗西斯说的。

我去问我要换什么职位时,琼斯十分神秘的说这件事过过我就知道了。

当我发现我的新职位是总裁助理时,那心情真的不...

+

© 废狗文手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