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开✨


“不会画画的推歌博主不是好文手✌”

喜欢APH/K/DGM/刀男
产粮主米英/露中/石青
注意自带避雷针

三次喜欢非常小演员
主推荒木宏文/崎山つばさ
我爱他们一辈子

挖坑不止填坑随缘
糖里裹刀刀上加刀
文风看心情字数看文力

欢迎在评论区和我骚聊

比颗心❤

【露中】僵尸先生和他的熊崽子.(二)

白色蓝色相间的景色,雪、风和一片荒芜的大地。

伊万小时候就生活在这里,在雪原出生在雪原成长。

他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都和他一样有着奶白色的头发,伊万喜欢自己头发的颜色就好像他也很喜欢自己的姐妹。

即使妹妹娜塔莎喜欢每天都粘着自己不离开,即使姐姐冬妮娅是个爱哭鬼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就流泪。

"为什么我们要生活在森林里?"

伊万靠在没有树叶的白桦树旁这么问冬妮娅。

"因为我们不是人类,不能让其他人发现。"

姐姐温柔的回答,摸摸他蓬松的头发,伊万舒服的动了动头上圆圆的白色耳朵。

"我们在这里就很好,不是吗。"

冬妮娅总是这么...

+

【露中】僵尸先生和他的熊崽子.(一)

要饿死了。

伊万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十分不甘心的往有光的地方爬去。

意识十分模糊的,他问到了什么类似于人类的气息,离他越来越近,于是依旧保有肉食动物本能的他伸出手,抓住对方的衣服一角。

"你好啊小东西?"

分不清是什么的活物蹲下来,声音听起来很轻快。

"看你状况不太好啊,要我带你回家吗?"

伊万听到带他回家这四个字赶紧点头,虽说幅度微弱的几乎不可见,但对方看清了。

"那我要抱你咯。"

伊万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回应他的话了,就只能被对方突然一下扛在了肩上,往他也不知道是哪的地方走去。

"看样子你是从北方来的,真不...

+

“耀,你等我一下啊!”

高大的俄罗斯人拎着两大袋子东西跟在王耀身后,太阳光直射在他身上,T恤背后的一小块已经被汗水打湿。

走在前面的王耀连头都没回一下继续走着,只是渐渐放慢了脚步好让身后的人能追上来。

“伊万,你还是缺乏锻炼。”

王耀的声音听起来很懒散。就好像他手里提着的一袋子快要被太阳照到解冻羊肉片,软趴趴的堆叠在一起。
“明明是因为除了羊肉片的其他东西你都让我拎。”

既然周末闲在家没事干,就来吃火锅吧。

周五晚上王耀靠在恋人身上闲得无聊,就随口说了一句。

谁知道外国小伙对火锅执念这么深,第二天一早七点多就把王耀叫起来说是要去买食材。

“你脑袋里该放脑子的地方是全装着伏特加吗?...

+

你国王后能生吗?

※文风彻底崩坏

※人物ooc严重

我就是写篇东西自娱自乐,没想到这么多字xx

————————————

自从黑桃国和红心国相继出现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男性皇后,两国的骑士突然就开始担忧起了国家的未来。

周末,风和日丽万里无云,黑桃国的骑士王耀蹲在厕所的马桶盖子上,看着被自己叫来的正坐在地上嗑瓜子儿的红心国骑士费里西安诺叹了口气。

“你说,咱这俩国,还能抢救一下吗?”王耀顺了顺自己的马尾,换了个舒服点的蹲姿一脸绝望地问到。

“我看是没救了,要不你带着我,我带着意大利面,咱俩跑路吧。”费里西安诺咬着一个瓜子儿含糊不清的说,然后比了一个“耶”的手势。

“这主意不错啊。以及那个啥费里西…...

+

【露中】飞鸟疾

※教师露x教师耀.

※架空世界观.

※人物ooc有.

我又回来啦!!!

哭着喊着自己写不出东西了结果还是把点文的其中一篇写完了,下一篇可能就真的要拖一阵子。还有还有,那个联五up主设的文大概也要拖更。

这篇大概有点狗屁不通,你们凑合凑合…?

只要不打人,咱啥都好说!!!

——————————

又是冬天,王耀最厌恶的季节。

“太冷了,空气又干燥,站在讲台上给孩子们讲课的时候都觉得要冻僵了。”王耀靠在沙发上悠闲地对电话那边的恋人抱怨,“伊万,教师里冷吗?”

“确实挺冷,但下课之后孩子们很热闹。”听着王耀带有鼻音的声音伊万皱了皱眉,“耀,你没在床上躺着?”

“没有,太无聊了,我...

+

【红色组】圣诞贺文(三)

两人醒来时已是中午将近十二点。轻微的宿醉感导致王耀有点起床气,抱着伊万的胳膊好像没断奶的猫崽子一样撒娇。

“小耀,你能先放开我吗?”伊万有点无奈地看着比自己大四岁的恋人此刻就好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闹脾气。最终也不知道怎么摆脱只好低下头在王耀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后者明显愣了一下,回过神后瞪大了眼睛看着正微笑的伊万,轻咳一声默默松开了手。

“抱歉…刚刚太无理取闹了。”王耀说这话的语调很平静,如同一潭死水。明白过来自己刚才做了多么幼稚的举动后,王耀的脸突然红了。

“…小耀,你真可爱。”伊万总是说这句话,因为在他看来,大概没有什么词比可爱更能表达对一个人的喜欢了。

两人没在床上腻乎多久,...

+

【红色组】圣诞贺文(二)

车停在王耀暂住的公寓楼下时已是凌晨。熄火后拔下钥匙放进口袋里,王耀揉揉眼睛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位上和自己一样昏昏欲睡的伊万,捂着嘴小声笑了。

“伊万同志,咱们到家了。”王耀打开车门一步跨出去,冷风瞬间灌进车里,把伊万冻得打了个哆嗦。每个人在高度放松下总是畏惧寒冷的,战斗民族也不例外。

伊万打了个哈欠半眯着眼跨出车门,顺手替王耀把门关上。因为哈欠而产生的生理盐水积在眼眶,紫色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往防盗门锁眼里插的王耀。

公寓走廊里的灯一闪一闪的但一直没熄灭,电梯门上贴着一张卖房子的广告,看起来用胶水粘的很结实,根本撕不下来。

王耀拉着伊万爬楼梯回家,因为他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宁...

+

【红色组】圣诞贺文(一)

这是信仰东正教的俄罗斯人不知道第几次破例在十二月二十四日乘飞机到中国的首都北京陪自己的恋人过圣诞节。

两人无法一直在一起的原因是工作的地点距离甚远。王耀曾经拒绝了伊万辞掉工作来北京和他住在一起的打算——其实伊万的存款足够两人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所以只有一些特殊的日子伊万才会乘飞机来北京陪王耀。就比如圣诞节。

其实东正教的圣诞节在一月七日,但恋人希望十二月二十五日过节,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伊万同志,我为你准备了一个惊喜。”伊万坐在机场的候机大厅等待延误的飞机时收到了王耀发来的消息。
“惊喜?哦好吧小耀,我十分期待那个能让我大吃一惊的东西。”手指迅速敲打着屏幕上的键盘打出一串熟练的中文,伊...

+

【红色组】贝加尔湖畔

“王耀同志,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吗。”伊万低头看着正在小口喝茶的盟友。

“这句话是陈述句吧,我可没听出疑问的语调。”王耀放下茶杯,用平静的棕黄色眼睛盯着面前高大的斯拉夫人。

他明白自己无法拒绝,不仅仅是因为这语调,还因为自己面前的人正散发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所以说你同意了对吗?”伊万问到。即使他早已知道对方的回答只有一种。

王耀白了他一眼,整理好军服站起身,与微笑着的斯拉夫人一起走出军营。

西伯利亚即使是在夏天都寒意刺骨,更别提此刻是冬天,而且下着漫天大雪。

早已习惯这种天气的伊万没觉得有多冷——他说他的心脏早已被冻结了,所以感受不到寒冷或是温暖——然而喜欢待在中国南方地区的王...

+

© 废狗文手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