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小插曲

CP:助手米x侦探英

只有年轻的助手先生明白如何才能让倔强的侦探先生好好休息。

--------------------------

淅淅沥沥的雨一刻不停地下了两天,整个城市在此期间还被一层浓雾所笼罩着。用“身处仙境”来形容此时的人们恰恰合适。

马车走在并不算平坦的用石子铺成的大道上,道路两旁的路灯即使被浓雾吞噬也仍旧能够为人们照亮四周。但从马车内部透过玻璃窗向外望去视野范围却缩小了很多。
阿尔弗雷德与亚瑟面对面坐在颠簸的车厢里将近半小时了,却没有过任何一次对话,即使是那么几句短暂的寒暄。

这次亚瑟遇到的案子与往常那些相比更加棘手,他尝试着把到此刻为止得到的一切线索联系在一起,却因它们都毫无关联性而以失败告终。
懊恼的叹了一口气,亚瑟把视线从窗外模糊不清的景色转移到阿尔弗雷德身上。后者感受到他的视线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微笑回应,蓝色的眸子半眯着给人一种特殊的感觉。
“谢天谢地你这一路没吵的像个吉娃娃。”亚瑟说着打了个哈欠,抬起带着皮质手套的手揉了揉眼睛。
“这可不是个恰当的形容。”年轻的美国小伙皱皱眉,不满道,“我看你是太久没休息开始犯傻了。”
“两天没睡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因为连续不断的几个哈欠眼眶里积满了生理泪水的侦探歪过头靠在了墙壁上,“更何况苦咖啡的提神效果拔群。”
但你一直以来都讨厌咖啡。阿尔弗雷德暗自腹诽到,有点心疼地盯着快要睡着了的亚瑟。

平时的话亚瑟绝对不会碰咖啡粉一下,甚至连那个摆在架子中央装咖啡粉的铁罐子都不会去多瞧上一眼。他钟爱红茶,这几年当私家侦探赚来的钱有一少半都花在了从各种途径获取名贵的茶叶上。
要不是因为这次的案子让他没时间休息,那罐咖啡粉一定还会原封不动的被摆在那里。

“嘿,快到公寓了。”见坐在对面的人已经昏昏欲睡,阿尔弗雷德凑上前轻轻摇了摇他的肩膀,“你要是现在睡着了我可不会把你抱下去。”
回答他的是一声不满的轻哼。
但当马车停在公寓门口时看起来已经睡着了的英国人却迅速清醒过来抓起自己的高礼貌走下了马车。
“真是…不可思议。”紧跟着走下马车的阿尔弗雷德感叹到,为亚瑟撑起了伞。

没等两人站定门就已经被从里面打开了。穿着深红色长衫的中国人靠在过道的墙上,手上托着昂贵的长烟斗,蠕动嘴唇吐出一缕烟雾。
“麻烦你了,耀。”亚瑟摘下高礼貌小幅度鞠了一躬。
“没事,反正知道那是你们顾的马车。”被唤作“耀”的男人从上至下扫视了一遍站在门外的两人,叼起烟斗阖上眼,“赶紧进来,饭菜已经给你们放在房间里了。”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亚瑟至今摸不透这位房东,两三年的交情也未能让他了解这个亚洲人更多。甚至到现在连他的年龄都不清楚。

饭后的这段时间内亚瑟依旧选择专心整理这几天内得到的线索。写满漂亮花体字的纸张全部堆在不大的书桌上,地上散落着些被丢弃的纸团。
端起手边的咖啡微抿一口,苦涩的味道使亚瑟不禁皱起眉。
“果然还是没法接受这种苦味……真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是怎么做到把它一口气喝下去的。”
正当亚瑟念叨着阿尔弗雷德时本尊揉着头发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疑惑地看向他并且歪了歪头。“叫我有什么事吗?”
“没。”看都不看他一眼,亚瑟抓起一沓资料自顾自地继续翻阅。

近乎被无视的感觉并不好受,阿尔弗雷德凑到他身边弯下腰来,“今天一定要好好休息哦,英雄可不想和有黑眼圈的人出门。”
温热的气息喷在亚瑟的耳尖上,敏感的皮肤把这种感觉无限放大,“好,好,知道了。别在我耳边说话。”亚瑟扭过头瞪了一眼阿尔弗雷德,从表情中可以看出他此刻十分明显的不自在。
“那就把这些放下,快点来睡。”有一层薄茧的手指轻轻点了点亚瑟手中握着的资料,“别告诉我你刚刚喝了咖啡导致现在睡不着。”
“猜对了,聪明的助手先生。”亚瑟没理会他,而是弯下腰捡起一个纸团展开来草草看了两眼,理所当然没注意到站在他身后的阿尔弗雷德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抓住双肩的手力度之大使亚瑟颤抖了一下,手中满是褶皱的纸张落在桌子上。他回过头,正好与阿尔弗雷德四目相对,蓝色的眼睛就好像深不见底的湖水。
“我知道能让你睡着的方法哦。”大男孩微笑着打横抱起没缓过神来的亚瑟。后者过了几秒才开始挣扎,但那时他已经被抱离了客厅,“只不过明早你有可能会赖床。”

--------------------------

好了咱不打扰小两口的夜生活,熄灯关门吧。

评论
热度(22)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