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cp:露中(其实个人认为攻受不明显)

趁着清明节假期赶紧应景的来写一篇,不然我就要彻底废了。

————————————

一大片刺眼的光包围着他。

这就是王耀清醒过来后看到的全部。他被光照的睁不开眼,只好眯起眼睛伸展双臂摸索起四周。

四周什么都没有。王耀摸不到墙壁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他也不敢移动——即使是一小步也不敢。

就这么僵直地站在碰不到边际的空间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从四面八方洒下来的光忽然变暗了,最后整个空间里只剩下微弱的光保持着最基本的照明。

因为无法突然适应光线强度的变化,王耀皱起眉迟迟无法睁开眼。等他完全适应了与刚刚相比暗的不成样子的光线时,才发现自己正站在客厅中央。

家中本来也没有太多摆设,伸手碰不到任何东西可见再正常不过。

伊万正背对他站在门前,左手搭在门把手上(或许已经握住了也说不定),抖了抖肩扭过头来冲他无力地笑。
“耀…我出去买盒烟,很快就回来。”

王耀黑曜石般的眼中映出俄罗斯人深陷的眼窝与无神的紫色眼睛,这让他第一时间明白了此刻他的处境。
此刻王耀回到了那个让他后悔了五年的瞬间。

“不,不,伊万!留下来!别离开这个房间,我求你…”

短暂的反应过后王耀朝着门口那个瘦到皮包骨头的身影大声吼起来。但后者就好像没听到一样打开了门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留下他一个人在原地慢慢跪到了地上。

为什么呢,眼泪就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溢出来,滴在浅灰色的地毯上化为乌有。

王耀很少会哭,即使是站在盖着白布的尸体前也没掉过一滴泪。五年过来,每天都在责备自己那一瞬间的疏忽的他受尽了折磨,却从未落过一滴泪。
但是第二次没能改变伊万英年早逝的悲惨结局的他却哭了。

这一次,王耀哭的撕心裂肺,把一直以来忍着没流出来的泪都流尽了。他一边哭一边抽抽噎噎地指责自己,最后头昏脑涨地倒在了湿乎乎的地毯上。

“耀,耀,醒醒…”

迷迷糊糊的,王耀听见了有人叫他,用那个他最熟悉不过的称呼叫他。

“万涅奇卡…你回来了?”这是不可能的。但王耀宁愿趁着自己神志不清把最脆弱的一面袒露出来——比如一直无法割舍的,对那个俄罗斯人的爱与对这一切悔恨。

王耀睁开眼来撑着枕头坐起身,却只看到白色的石灰墙与简简单单的家具摆设。不可能会有人回答他的话。

“…我大概是睡糊涂了。”搔了搔乱七八糟的棕褐色长发,王耀掀开印着熊猫图案的薄被下床去洗漱。

是啊,他确实是睡糊涂了。那个梦太过真实,以至于醒过来的一瞬间他还没分清楚哪边才是现实。

少有的,王耀起了个大清早却没有亲自下厨准备早饭。他穿着衬衫和牛仔裤,披上一件风衣早早的就出门了。
他在花店前驻足,左思右想后买了一小束勿忘我。店长是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她好奇地问这花买给谁,但王耀也只是微笑着摇摇头,握着花离开了。

早晨的街道不如午后热闹。已经错过了上班早高峰,这附近也没有什么商业街,王耀这一路并没有遇到多少人,只是独自捧着花来到了墓地。

伊万的墓在整个墓园的中间,四周都是一模一样的墓碑,但王耀轻车熟路地走过去,甚至没有把目光落在其他墓碑上。

“生日快乐,亲爱的万涅奇卡。”他把花轻轻放下,自己也缓缓坐下来靠在了墓碑上,“抱歉啊,今年没有蛋糕。我出门只带了够买一束花的钱。”

风吹起王耀额前的碎发,他闭着眼靠在属于伊万的墓上,身旁的花被风吹落了几片花瓣。

“万涅奇卡,你知道吗。其实我们,都不是孤独的。”



“耀…我出去买盒烟,很快就回来。”

“耀,我回来了。还带了一瓶你最爱喝的酒。”

评论
热度(12)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