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你国王后能生吗?

※文风彻底崩坏

※人物ooc严重


我就是写篇东西自娱自乐,没想到这么多字xx



————————————



自从黑桃国和红心国相继出现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男性皇后,两国的骑士突然就开始担忧起了国家的未来。

周末,风和日丽万里无云,黑桃国的骑士王耀蹲在厕所的马桶盖子上,看着被自己叫来的正坐在地上嗑瓜子儿的红心国骑士费里西安诺叹了口气。

“你说,咱这俩国,还能抢救一下吗?”王耀顺了顺自己的马尾,换了个舒服点的蹲姿一脸绝望地问到。

“我看是没救了,要不你带着我,我带着意大利面,咱俩跑路吧。”费里西安诺咬着一个瓜子儿含糊不清的说,然后比了一个“耶”的手势。

“这主意不错啊。以及那个啥费里西…瓜子儿给我来一把,再怎么说也是我炒的。”王耀托着腮帮子看费里西安诺这瓜子儿越嗑越带劲,也忍不住伸手抓了一把,结果一个重心不稳从马桶盖子上掉下来脸朝下摔在地上。

“卧槽哈哈哈哈哈王耀你没事吧?”王耀这个摔倒的姿势和狗吃屎一样,手里攥着的那把瓜子儿都撒头上了,费里西安诺是真的没忍住笑出了声。

“…别笑了,我没啥事。”王耀颤颤巍巍地坐起来,打开马桶盖子正准备借着水看看自己英俊的脸庞有没有摔坏哪。就在这时,阿尔弗雷德吹着口哨进来了。

毫无疑问的,他看见了俩骑士和傻子一样一个抱着马桶往里看另一个坐在地上一边笑一边嗑瓜子儿。

“抱歉打扰了。”阿尔弗雷德反应了两秒,迅速从厕所出去了。

“王耀,咱俩完了。”费里西安诺放下了只剩下半盘子的瓜子儿,“现在杀人灭口还来得及吗?”

“我看来得及。”说完,王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出去,五秒后又揪着阿尔弗雷德的领子把他拽回来了。



————————————



“你俩坐在会客室聊不行吗?偏在这种地方说。”听王耀和费里西安诺说完了他们刚刚谈论的问题,阿尔弗雷德更加肯定这俩人都是智障。

“不是,万一你听见不乐意咋办。保险起见这儿是最安全的…不过我俩忘了你也会有内急。”王耀用怜悯的眼神看着阿尔弗雷德,安慰般的往他口袋里塞了一把瓜子儿。

这话真的说不下去了。刚起身准备夺门而出的阿尔弗雷德又一次被王耀扯着领子拉回去了。

“耀,看在你是个长者的份上我不动手打人…先把你塞在我口袋里的瓜子儿拿出来咱俩再继续心平气和地唠嗑。”

“费里西还在呢,你别教坏大龄儿童。”王耀松开他的领子把瓜子儿掏出来,又蹲回马桶盖子上“咱继续这个问题:皇后生不出孩子咋办。”

“ve~其实我不止一次听到小菊在路德的房间里喊说再这么下去他要怀上路德的孩子了。会不会只要努努力就可以啊?”费里西安诺坐在地上一脸纯真地看着对面的两个老司机。其实,道理他都懂。

“…你国国王王后真会玩。”王耀和阿尔弗雷德互相对了个眼神。

就在王耀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厕所门又被打开了。这次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那个话题的被谈论对象之一——黑桃国王后亚瑟。

和阿尔弗雷德一样,亚瑟看见了傻子一样的三人一个蹲在马桶盖子上剩下俩坐在地上,还都磕着不知道哪来的瓜子儿。

“你们仨…干嘛呢?”亚瑟倒是没出去,不过比眼睛还粗的眉毛都拧在一起了。

“我们在谈论国家大事。”王耀严肃地说。剩下俩人也配合地点了点头。



————————————



“亚瑟,听完我们讨论的内容了,你真的不准备打死我们吗?”解释了二十分钟后,仨人齐刷刷的盯着一副痞样蹲在一旁的亚瑟,只有阿尔弗雷德一个人淹了口唾沫。

“…有这个想法。”说完,王后就掏出了魔法小棒棒,“但你们是不是忘了,候选人并不一定都是子嗣…”亚瑟拧的像他烤出来的司康饼一样的眉毛舒展开来,同时也把魔法小棒棒收回去了。

“???”三人动作整齐划一的露出“疑惑,扑克大陆限定版.JPG”的表情。没错,就连培养了好几任国王王后的王耀此刻都懵了。

“耀,你还记得我告诉过你,我在被选中成为王后的前一天还在酒吧唱摇滚这件事吗?”也许是蹲姿不太优雅或者太难受了,亚瑟也选择了席地而坐。

“噢…噢!想起来了!我果然是老年痴呆了。”王·长着·耀拍了拍脑瓜子,“ 前几任国王王后的位置都是代代传下来,就你俩搞特殊!”

“所以说王耀…他们俩是钟选出来的?”持续懵逼中的费里西安诺满脸问号地看了看阿尔弗雷德又看了看亚瑟,“那路德和小菊即使生不出宝宝也没问题咯?”

“对,反正你国那个不知道是啥的神器能选出下一任来。”没了烦恼一下子仿佛年轻了十岁的王耀抬起手来就拍在费里西安诺肩上,“来人,送客!问题解决了!”


于是,让两位骑士苦恼了很久的问题就在黑桃国王后说了几句话后,都解决了。



————————————



深夜。

如沐春风的阿尔弗雷德给熟睡的亚瑟掖好被子之后看到了王耀房间的灯光——除了自己的卧室,只有王耀房间的灯是亮着的,怎么可能不显眼。

于是充满好奇心的国王披了件衣服就溜达过去一探究竟。

王耀卧室的门是半掩着的,透过门缝能看到他正坐在办公桌后认真地写着什么。阿尔弗雷德趴在门上越看越好奇,然后因为惯性与重力的作用,他把门推开了。

王耀警觉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了国王那对蓝色的眼睛。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那个…王耀你写什么呢?”脸皮比较厚的阿尔弗雷德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给伊万写封信…”“什么?!你居然给那家伙写信???”“冷静,我没打算让他不远万里跑来打你,只是想让他寄点向日葵来。”王耀推了推为了凸显文艺气质的平光镜,“早上那些瓜子儿太好吃了,我准备再炒点。”

评论(4)
热度(60)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