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車窗外已是黃昏。橙紅色的天空,刺眼的夕陽,還有一朵又一朵火燒雲。

她安靜地坐在火車靠窗的座位上,額頭抵在冰涼的玻璃上望著窗外——近處的草地,聳立著的電線桿,還有大概是剛種下的樹苗。遠處的樓就好像與天空黏在一起,玻璃上反射著陽光。

車廂裡暖乎乎的,也許是因為人們擠在一起所以才溫暖。沒有很大聲的交談,大家興許是累了,一多半都靠在自己的座位上休息。她身邊坐著的婆婆已經睡著了,蓋著一件土色的薄外套,小聲打著呼嚕。

她一言不發地扭過頭來,盯著面前桌子上兩塊用紙包著的桂花糕,突然就想起來母親了。小時候自己坐在火車上又吵又鬧,母親遞過來一塊桂花糕突然就安靜下來了,盯著窗外飛逝的景物咧嘴笑。

現在的自己無依無靠,即使想要發脾氣,也沒有耐著性子安慰自己的人了。

送餐車來到這節車廂時人們才重新鬧騰起來。那時天已經開始黑,頭頂上的燈自動點亮,車廂裡亮堂堂的。

她買了碗最便宜的泡麵,用熱水慢慢泡著,香味就飄出來了。

“媽媽在家裡吃著什麼呢。”她一邊想一邊用塑料叉子挑起一口面塞進嘴裡,“我以後都不常回去了,她還會做一桌大魚大肉嗎。”

一想到自己以後很久都吃不上母親親手做的飯了,她抽了抽鼻子有點想掉眼淚。也不是委屈,說不清楚是為什麼,就是挺難過的。

一滴眼淚落在吃完泡麵剩下的湯裡,濺起很小的水花。
窗外的天上看不見星星,也沒用月亮。

火車還在行駛,離家越來越遠。

评论(1)
热度(10)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