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日常练笔,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

雨夜。

一切都黑漆漆的,好像能把一切都吞噬,路灯的光在一片黑暗中显得格格不入。

屋子里没开灯,只有收音机里放着歌,诡异的曲调还有听不懂的歌词。他一言不地窝在沙发里,眼里布满了血丝。

已经几天没睡了呢?大概三天了吧。就这么一直窝在这里,也没有好好吃东西,茶桌上还摆着三天前就在这儿了的蛋糕,被掰去了一半,剩下的这半奇迹般的没有发霉。

他的嘴唇干裂了,有一个小口子渗出一点血。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什么,他还是坐在这里,稳如山似的。

窗外打闪了,短短的一瞬间,一切都亮起来。透过雨水流淌的玻璃,他看到了。街道上好像站着一个人,瘦瘦高高的身材,穿的十分得体。其他都无法辨认。

“它来了…它终于来了…到这儿来找我了。”他突然喃喃地说道,双手抱住头身体不停地颤抖,布满血丝的双眼瞳孔骤锁。

“它会杀了我…它一定会。”又是闪电,窗外的那个人影貌似靠近了些,但依旧看不出他的样貌。

“不,不行…我要反抗,我不能死。”他还在说着什么,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变成了吼叫,“太懦弱了!不行,我不能死!那个畜生没法伤害我!它不能!”

但他依旧窝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喊叫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徒增恐惧罢了。

雨还是很大,让一切清晰明了的事物越来越模糊不清。


他死了。是邻居在第二天早晨发现并且报警。

“是过度惊吓导致的心脏骤停。”警察如此说到。

他还是窝在沙发上,眼睛圆睁盯着窗外,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评论
热度(5)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