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露中】飞鸟疾

※教师露x教师耀.

※架空世界观.

※人物ooc有.

我又回来啦!!!

哭着喊着自己写不出东西了结果还是把点文的其中一篇写完了,下一篇可能就真的要拖一阵子。还有还有,那个联五up主设的文大概也要拖更。

这篇大概有点狗屁不通,你们凑合凑合…?

只要不打人,咱啥都好说!!!

——————————

又是冬天,王耀最厌恶的季节。

“太冷了,空气又干燥,站在讲台上给孩子们讲课的时候都觉得要冻僵了。”王耀靠在沙发上悠闲地对电话那边的恋人抱怨,“伊万,教师里冷吗?”

“确实挺冷,但下课之后孩子们很热闹。”听着王耀带有鼻音的声音伊万皱了皱眉,“耀,你没在床上躺着?”

“没有,太无聊了,我在客厅待会儿。顺便找找上次那本没读完的书在哪。”王耀握着电话倒下,头枕在墨绿色的抱枕上开始找那本被遗忘了至少一周的书,“还有三分钟就要上课了,你确定来得及?”

伊万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王耀没说错。

“你现在在办公室,二楼。下节课要去的班在五楼,不是吗?我想,你如果还这么继续和我聊下去就要迟到了。”客厅已经被王耀看了个遍,也没找到书到底放在哪了,“我真的要找那本书了,把电话挂了吧。”

伊万还想说点什么,电话里就只剩下忙音。

“发烧了就好好休息,我尽早回去。”伊万匆忙发了条短信就拿着教案和书离开了。

王耀盯着亮的刺眼的手机屏幕干笑两声,起身从书柜里随意抽出来一本书就回卧室了。

——————————

说是尽早回来,但离开学校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冬天就是如此不是吗?”炉子上的水壶已经因为水的沸腾而出声了,王耀关了火靠在冰箱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伊万聊着,“天黑的快,晚上风还特别大。所以啊,我讨厌冬天。你知道你那边的风声有多大吗?”

“我知道。才刚出校门,还得一阵子才能回来呢。”伊万把围巾又拉高了点,“你在干嘛?肯定不在床上就对了。”

“我挺好的。水烧开了准备泡茶,然后把晚饭做了,你昨天说你想喝罗宋汤。”此刻王耀已经用头夹住电话两手开始拿茶叶和茶杯了,“把电话挂了吧,我这儿正忙活着,你那儿风太大说什么我也听不清。”

伊万当然听得到电话那边瓷器传来的声音,所以识趣地挂了电话。他可不想被王耀用那种对待陌生人的方法折磨一整天。

——————————

公寓楼道里的声控灯也许是坏了,所以伊万拍手的时候它没有亮。整个楼道都漆黑一片,凭借窗外的光亮才能勉强看见摆在墙边的老自行车。

其实伊万早就问过王耀需不需要搬家。这个老公寓真的太不方便了,而且离学校还稍微有点远。

“别搬了。把这套房子卖了再去买一套新的,还要自己装修和买家具,多麻烦。而且这儿是我从小住到大的地方,总归有点感情,怪不舍的。”这是王耀当时的原话。

其实这栋老公寓说好也不算好,说差也不算差。

离开与否,只需要王耀的一句话。既然他不打算走,那伊万一定不会逼迫王耀或者自己一个人离开。

这大概就是爱吧。

——————————

伊万推开门时厨房里正好传出了一声轻呼。

“耀,你那里发生什么了吗?”手碰上门把的一瞬间厨房内的人就开口了,“没什么,我自己能解决。伊万,能帮我把桌子收拾了吗?”听起来不像是能够自己解决,但是既然王耀这么说了,照做吧。

此刻的王耀正盯着站在水龙头上的黑鸟露出十分悲伤的神情。

这只鸟是刚刚从被刀子割出的伤口滴出的血里飞出来的,很小一只,羽毛上还能看到隐隐约约的血迹。

“飞鸟疾”——这个病是一直被世人所排斥与厌恶的。

——————————

“伊万,听说今天有个女学生从学校天台跳下去了?”咽下嘴里的汤王耀抬起头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恋人小声问到,“结果呢,那个孩子最后怎么样?”

“毫无疑问,死了。”伊万没看着王耀,只不过也放下了手中的瓷碗,“我当时在办公室,听说血流了很大一滩…”他停下了,但还有什么没说完。

“…紧接着有一只染血的白鸟飞上了四楼。那时快要放学了,就提前让其他学生都回家了。”伊万亮紫色的眼睛看起来突然有些黯淡,微抿嘴唇盯着瓷碗的边缘。

王耀也沉默了,但几分钟的沉寂后是他最先开的口。

“这件事不会被大肆报道了,对吧。”并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因为这孩子有‘飞鸟疾’。”

“我想是的。”平时软糯糯的声音此刻听起来有点沙哑,不知道原因。

然后这个话题就结束了,直到晚饭结束两人没再有过任何对话。

——————————

伊万在王耀端着餐具走入厨房后不久突然听见了什么东西摔落然后碎裂的声音。

“没事,没事。”抢在伊万发问之前王耀的声音传来,“…别过来!”

沾满血的创可贴掉在瓷砖地上,碗的碎片上沾有鲜红的血迹。黑色的鸟此刻正站在血滴上歪头看着王耀,黑曜石一般的眼球泛着光。

其他餐具已经被完好无损地放在桌上。王耀颤抖着,靠着们慢慢跪坐在地上。

他知道这么瞒下去不是办法,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自己患有“飞鸟疾”终究是要被伊万发现的。

但王耀不想这么快就让那最坏的结局变成现实。

最后他还是最快地冷静下来然后起身把一切收拾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打开门回到了客厅。

没有人知道他打开窗户放飞那只黑鸟时眼角泛红。

——————————

纸包不住火。尽管王耀患有“飞鸟疾”这件事没有被伊万发现,但还是发生了不愉快的口角——关于王耀为什么要把一些事瞒着伊万。

“伊万,你要是真的觉得我不好、不够信任你,就别忍着了,离开吧。我绝不会像个疯婆子一样披头散发地哭着挽留你。”最后王耀红着眼眶说了这些话,棕黑色的眼睛里泛着泪光,但是迟迟没有流下一滴泪。

那一晚王耀在沙发上坐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才稍见下降的体温就又升高了。最后还是伊万把他抱回了卧室。

迷迷糊糊的王耀感觉到伊万轻吻了自己的额头道别,然后拉着一个行李箱就走了。

趁着神志不清,王耀把昨天晚上硬生生憋回去的眼泪一滴不差的都流出来了。浅蓝色的枕套湿了一大片。

哭完了肿着眼泡坐起身王耀就发现伊万根本没带走多少东西,也就捎走了几件衣服,把能够作为回忆的东西都留下了。

——————————

伊万搬走后没几天,王耀坐在窗户旁看书的时候发现窗台上站着一只白色的鸟。

“小家伙你怎么停在这儿了呢?”他伸出手想要摸摸鸟的羽毛,却在看到鸟亮紫色的眼睛时愣住了。

“…是你吗?”鸟就好像能听懂一样微微点了一下头,就又飞走了。

它越飞越高,很快在天空中就消失的无踪无影。

王耀哭了,嚎啕大哭,就像一个被抢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

Fin.

评论(13)
热度(31)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