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味音痴】囚徒


※米黑化病娇

黑化米最棒了!!!

————————————

因为强光的照射亚瑟被迫醒来,一时无法适应突变的亮度他本能地想要抬起手去挡住眼睛,却在听到锁链发出的响声后明白了自己的双手都被绑在了墙上。

“…阿尔弗雷德,给我把窗帘拉上。”因为长时间没有喝水他的嗓子说话时有一种刺痛感,声音听起来沙哑并虚弱。

几秒后房间就暗下来了,看来他叫对了名字。

“亚蒂你终于醒了,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哦。”阿尔弗雷德一步步靠近跪在地上半眯着眼的亚瑟,弯下腰略带戏谑地看英国人扭动着上半身试图挣脱铁链。

此刻的亚瑟仍旧不清醒。头上有被重物敲击过的痛感,再加上刚才的强光搞得他有点睁不开眼。手被高高吊起的时间过长已经有些麻木,不过手铐被很贴心的在里面垫了一层布料,不至于在试图挣脱时磨伤皮肤。

“没用的。”阿尔弗雷德抬手握住了亚瑟的一只手腕,力量很大,导致亚瑟本能的痛呼一声,“为什么不能好好听话呢,我亲爱的亚蒂?”

随着阿尔弗雷德力度的增大,亚瑟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的手腕大概就要废了。他知趣地停下了挣扎,手腕上的痛感也随之消失。

阿尔弗雷德看着英国人此刻狼狈的样子开心极了,嘲笑着捏住了亚瑟的下巴扳起那张苍白的脸。

“嘶…你想干什么?”绿色的眼中充满了恨意。如果可以真想杀了这个该死的家伙。亚瑟如此想着,却不得不被迫看着那张脸。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答,而是迅速低下头吻上了亚瑟干燥的唇瓣。

“唔…!”亚瑟因为惊讶而瞳孔骤缩,想要挣脱却被阿尔弗雷德按住了头。

舌与舌间推搡交缠,津液也在无形中交换着,因无法咽下而从嘴角滑落。两人的脸上都显出一丝绯红。

一吻结束阿尔弗雷德略带不舍地松开亚瑟,嘴角牵出一条银丝。后者大口大口地吸入氧气,眼中好似水雾弥漫。

“亚蒂,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可真是淫荡啊。”阿尔弗雷德微笑着再一次靠近,却被亚瑟用额头撞开。

不过…由于力气不足这根本没起到什么实质性作用。

因为过长时间的吻导致暂时性缺氧与身体机能地下降,亚瑟地反抗就好像幼崽间打闹那般无力。

“…离我远点。”声音明显的在颤抖,一丝恐惧夹杂其中。即使明白此刻做出什么反抗都是徒劳,不服输的英国人也从没打算就此屈服。

好吧,这个举动看来引起阿尔弗雷德的不满了,至少从他扯下亚瑟的手把他按在墙上来看是这样。

“亲爱的,你为什么就学不会听话呢?”海一样蔚蓝的眼睛里藏着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情。阿尔弗雷德俯下身,用舌头轻轻舔舐着亚瑟的脖颈,不厌其烦地在颈窝徘徊,后者圆睁着眼睛吓得颤抖起来。

“惩罚——!”阿尔弗雷德用力咬在亚瑟的颈侧上,伴随着一声惊呼鲜红色的液体顺着皮肤流下。

因为痛感而流下的泪水被嘴角还沾有若隐若现血迹的阿尔弗雷德抬起头舔舐着,亚瑟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的任由他做些什么——此刻他明白了无论如何反抗都是无用功,那么不如安静些——但被泪水粘在一起的睫毛却在颤抖。

“疼吗?”阿尔弗雷德停下动作问到,但是没有得到回答。他瘪瘪嘴一把摘下眼镜扔在一旁,用力捏住亚瑟的下巴被迫他抬起头来。

“亲爱的,我再问一遍——疼吗?”他看英国人皱着眉轻微地点点头,满意地露出笑容,但丝毫没有松开手的打算。

“阿尔弗…松开…”亚瑟说话时已经带着哭腔,他睁开眼睛看着阿尔弗雷德,不一会刚刚止住的眼泪就继续流出来。

“不要,hero现在玩的很开心。”阿尔弗雷德似笑非笑的低下头再一次吻了亚瑟。

这一次吻的更长久,就好像时间在此时凝固。阿尔弗雷德享受地眯着眼,而亚瑟却无助地扭动着头企图结束这个带有压迫性的吻。

突然间,血的咸腥味在口腔扩散开来。阿尔弗雷德结束了这个吻,用手抹去嘴角的血液后站起身来。
看来他准备离开房间了。

亚瑟用涣散的眼睛望着他,突然间有一种得到解脱的快感。然而阿尔弗雷德紧接着说的话又让感到了他无尽的绝望。

“亚蒂,晚上再见。”

门被打开又关上,阴暗的屋子里只剩下被囚于角落的英国人。

评论(9)
热度(40)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