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红色组】圣诞贺文(二)

车停在王耀暂住的公寓楼下时已是凌晨。熄火后拔下钥匙放进口袋里,王耀揉揉眼睛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位上和自己一样昏昏欲睡的伊万,捂着嘴小声笑了。

“伊万同志,咱们到家了。”王耀打开车门一步跨出去,冷风瞬间灌进车里,把伊万冻得打了个哆嗦。每个人在高度放松下总是畏惧寒冷的,战斗民族也不例外。

伊万打了个哈欠半眯着眼跨出车门,顺手替王耀把门关上。因为哈欠而产生的生理盐水积在眼眶,紫色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往防盗门锁眼里插的王耀。

公寓走廊里的灯一闪一闪的但一直没熄灭,电梯门上贴着一张卖房子的广告,看起来用胶水粘的很结实,根本撕不下来。

王耀拉着伊万爬楼梯回家,因为他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宁愿回家后气喘吁吁的倒在沙发上也不愿意被关在狭小的电梯里。

“人老了,也应该多锻炼锻炼,强身健体有什么不好的。”这就是王耀一直以来告诉外人的自己拒绝坐电梯的理由。

其实只用爬三层楼就能到家,所以两个大老爷们连气息都没乱就迅速到了家。

王耀摸黑找到开关打开了客厅里的灯,下一秒房间里就亮了起来。客厅正中央摆着一棵和伊万差不多高的假圣诞树,树顶上没有闪闪发光的五角星,树枝上也没有小彩球与电灯,看起来就和王耀的家一样朴素。

“小耀你不给这棵树做装饰吗?”这不是伊万第一次问这个问题了。第一次来到王耀家陪他过圣诞节时这棵树就这么简简单单的,除了树枝上原有松针没有挂任何装饰物。那时他也问了同样的问题(问法大概不太一样),王耀的回答也和这次一样——“我一般不过西方节日,每年就过这么一个,不需要这么注重细节。”

王耀回答完这个问题后两人都沉默了。不知道接下来能够说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什么。

“…你上次不是说想喝二锅头吗,我给你准备了一瓶。”王耀率先打破了这种慢慢开始变得尴尬的气氛,指了指厨房示意自己把酒放在那儿了。

这件事是伊万上个月月底在电话里告诉王耀的。“伏特加喝多了也觉得无聊,小耀能不能帮我找找其他高度数的酒?”“二锅头,这玩意倒是不错。下个月你来我家陪我过圣诞节的时候我给你喝。”

这瓶酒放在厨房里半个月了。为了不忘记自己答应伊万的事,王耀在挂了电话之后就写了张便利贴贴在卧室的墙上。不然就凭他的记性,回想起来这件事大概需要到下一年。

那之后两人坐在沙发上,各自握着小酒盅一边吃花生一边喝二锅头。看起来不像是在过圣诞节,反而像是在过年。

白色石灰墙上挂着的黑色钟表时针指向三时,两个人才因为酒劲微微红着脸准备睡觉。

王耀迷迷糊糊地换了一身印着熊猫图案的睡衣钻进被窝里,刚盖好被子就被伊万抱了个满怀。“…小耀你真可爱。”说完他还不忘蹭了蹭王耀的长发。

王耀窝在伊万的怀里嗅着高大的斯拉夫人身上特有的气息,没过几分钟就睡着了。

客厅的玻璃茶几上还放着一个空了的酒瓶与两个小酒盅。圣诞树孤零零的站在房间正中央,树上既没有装饰树下也没有礼物。黑色钟表的指针在不知疲惫的旋转着,告诉人们时间还在流逝。

然而卧室里的两人就如同停止了时间般,早已熟睡在一片漆黑中。


TBC.

评论
热度(16)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