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红色组】圣诞贺文(三)

两人醒来时已是中午将近十二点。轻微的宿醉感导致王耀有点起床气,抱着伊万的胳膊好像没断奶的猫崽子一样撒娇。

“小耀,你能先放开我吗?”伊万有点无奈地看着比自己大四岁的恋人此刻就好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闹脾气。最终也不知道怎么摆脱只好低下头在王耀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后者明显愣了一下,回过神后瞪大了眼睛看着正微笑的伊万,轻咳一声默默松开了手。

“抱歉…刚刚太无理取闹了。”王耀说这话的语调很平静,如同一潭死水。明白过来自己刚才做了多么幼稚的举动后,王耀的脸突然红了。

“…小耀,你真可爱。”伊万总是说这句话,因为在他看来,大概没有什么词比可爱更能表达对一个人的喜欢了。

两人没在床上腻乎多久,因为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在脸上搞得两人睡意全无。王耀掀开被子坐起身穿上熊猫样子的拖鞋去准备午饭,伊万则把王耀折腾乱的床整理干净。分工很明确,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王耀心情很好地按照菜谱煮了一大锅罗宋汤——伊万在俄罗斯不常吃,他在中国吃的更少——作为午饭,伊万对此也没有拒绝。“爱人做的饭永远是最好吃的。”这句话早已在几年前就深深烙印在他的脑子里。

“下午要出去逛逛吗?”王耀刚咽下去碗里最后一口汤,嚼着土豆和菜叶口齿不清的问到。他其实没什么打算,要是伊万能替他出出主意是最好的。

“小耀想去哪?”伊万正抱着一瓶自己从俄罗斯带来的伏特加慢慢喝,见王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就递过去给他尝了一口。

“我只想在晚上去广场的大圣诞树上摘点榭寄生回来,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打算了。”王耀喝了一口伏特加满意地舔舔嘴唇,把瓶子还给了伊万。

上次本田心血来潮告诉他,在榭寄生下亲吻的恋人可以厮守永远。王耀从不迷信,但就这一次,他想试试看。

“小耀摘榭寄生回来是为了做什么?”伊万接过酒瓶好奇地问道。但王耀只是神秘的笑笑,什么也没透露给他。

“那么这个下午就待在屋里吧。”说罢盖上了瓶盖,伊万扭过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就快要一点了,距离天黑已经没有几个小时了。

这句话王耀点头默许了。之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完餐具开始窝在一起看电视。

天完全黑下来时已经是六点过不久,王耀舒服的靠在伊万怀里睡觉,后者正在一目十行的看书。

“小耀,天黑了。”伊万轻声叫着王耀,等他半睁开眼睛抬起头迷茫的看着自己才继续说道,“你不是要去广场摘榭寄生吗。”

听到这句话王耀突然清醒过来,立刻从伊万怀里起身跑去穿外套。伊万看他急急忙忙的样子又可爱又好笑,放下书轻笑两声也去穿上了自己的风衣。

他确实好奇王耀去摘榭寄生是为了做什么,但既然不愿意说,也就不必再追问。尊重恋人的想法很重要。

王耀换好衣服很兴奋地拉着伊万出门,穿过几条繁华的大街到了聚集着无数情侣的广场。巨大的圣诞树立在广场中央,上面挂满了彩灯,树顶上还有一颗闪闪发光的金色五角星。

王耀一路小跑到树下,踮起脚很努力地摘了些榭寄生又跑回伊万身边,见对方一脸不解也不打算为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而是拽着他笑眯眯地回家了。

伊万很好奇地看王耀到家后把榭寄生装饰在客厅中央的圣诞树树顶。他从没听说过关于榭寄生的某些奇怪说法,也不打算去了解。

王耀装饰好圣诞树转过身抱住了伊万,还轻轻把温热的气息呼出在他的耳朵上。这一次,他是故意的。

“我听说在榭寄生下时恋人要亲吻,这样的话就能够厮守永远…”说着,王耀棕黑色的眼睛一直盯着伊万的嘴唇,还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如果小耀你相信,那么又有什么不可能呢。”唇与唇紧贴在一起,舌与舌间互相纠缠。伊万轻按住王耀的头加深了这个注定绵长的吻。


Fin.

评论
热度(19)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