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红色组】圣诞贺文(一)

这是信仰东正教的俄罗斯人不知道第几次破例在十二月二十四日乘飞机到中国的首都北京陪自己的恋人过圣诞节。

两人无法一直在一起的原因是工作的地点距离甚远。王耀曾经拒绝了伊万辞掉工作来北京和他住在一起的打算——其实伊万的存款足够两人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所以只有一些特殊的日子伊万才会乘飞机来北京陪王耀。就比如圣诞节。

其实东正教的圣诞节在一月七日,但恋人希望十二月二十五日过节,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伊万同志,我为你准备了一个惊喜。”伊万坐在机场的候机大厅等待延误的飞机时收到了王耀发来的消息。
“惊喜?哦好吧小耀,我十分期待那个能让我大吃一惊的东西。”手指迅速敲打着屏幕上的键盘打出一串熟练的中文,伊万浅笑着把这句话编辑了不下三次才点击了发送。

此时的王耀已经在屏幕的另一边笑地前仰后合。

飞机降落在北京新白云国际机场时是深夜,伊万拉着银灰色的旅行箱走在航站楼里,远远地看见一个瘦瘦的身影朝着自己的方向跑来——那就是王耀。

“伊万同志,我来接你了!”王耀穿着深红色的羽绒服与宽松的牛仔裤,因为衣服整体大了一号所以显得他又矮了几分,棕黑色的眸子一如既往的神采奕奕。伊万喜欢王耀这幅样子,看起来就像个还在上大学的男孩子。

“所以,这就是惊喜?”斯拉夫人低下头看自己的恋人努力憋笑,最终还是失败了然后毫不掩饰的大声笑出来。看来,他被骗了。

“对,这就是惊喜。”王耀从羽绒服的长袖子里把手伸出来——指尖冻的通红但掌心依旧是热乎乎的——抚上伊万的脸颊,眼角有若隐若现的眼泪,那大概是因为笑得太欢而分泌出来的。“这是我第一次来机场接你,难道不是惊喜吗?”

是啊,这确实是王耀第一次在冬天从北京市中心驱车敢赶来机场。他极其怕冷,也算得上半个路痴,出了北京市没有导航他甚至能迷失在高速公路上。所以,这次确实可以称之为给伊万的一个“惊喜”。

伊万没说话,而是给了王耀一个拥抱。他身上有冰雪与伏特加的味道,闭眼轻嗅时就好像真的置身于冻土之上,手中握着满玻璃瓶的烈酒。

“伊万,我被你勒的有点喘不过气…”王耀拽了拽他土灰色风衣的袖子抬起头说到,温热的气息全部吹到伊万的耳朵上。

后者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掌控好力度,便松开手臂放怀中的人出来。十分不争气的,他耳尖红了。

那之后是惯例性的寒暄。互相汇报近期过得如何,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家人的情况等。两人边走边聊离开了机场。

“小耀,需要换我来开车吗?”伊万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略带担忧的看着调整导航的王耀,真怕他在哪个路口拐错了弯最后绕去荒郊野岭。

“你别这么不相信我,好歹我也是有驾照的北京本地司机。”把手机导航放好王耀准备拧动钥匙点火。他的手冻得有点使不上力,伊万见他两三次都没完全拧动钥匙叹了口去,伸手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本地司机你为什么会出这种小状况?”说完这话伊万看见王耀的脸开始微微发红。哦,他太可爱了。

“…失误。”这是一路上两人最后的一句对话。

车载收音机里放着广播,传出圣诞歌的旋律。一曲终了紧接着又放起了《白桦林》。王耀挺喜欢这首歌,特别是钟爱这位歌手的嗓音。

“小耀,咱们的爱情会不会到最后也想歌中的小伙子和姑娘一样以悲剧结尾呢…”伊万靠在车窗上看路灯一盏又一盏的飞逝而去,行人们大多两两成对拎着彩色的袋子走在街上。平安夜就已经这么热闹了。

王耀没回答他的话,不是没听见,而是不知道如何回答。谁都不知道两人会不会被一些不可言喻的问题拆散,也不敢妄下定论。


TBC.

评论
热度(17)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