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你不是】后续

配图是我宿敌给我的文评。也是这篇后续的来源吧,大概。

————————

森林被一把火烧了这件事阿尔弗雷德大概是继奥利弗之后第二个知道的。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比如说自己兄弟的尸体就要被发现了。

他站在窗前看着刺眼的火光——在这种时候不能冲出门去,如果被镇子里其他的人看到说不定更麻烦。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十分急促。阿尔弗雷德透过猫眼看到了一头粉色的短发,与浑浊的蓝色眼睛。无疑是奥利弗。

“嘿,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好东西。”门外的人从猫眼的视线死角拉出来一个布袋。大约能装下一个成年男人的大小,上面沾满了泥土与树叶。“我把马修带来了。”

即使隔着门阿尔弗雷德也听得很清楚。一种恶寒袭来,额头上不由自主的渗出了汗珠。

“阿尔弗,把门打开好吗?”奥利弗又开始敲门了。一下一顿,但力度很大。

阿尔弗雷德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抬起手打开了门,看奥利弗拽着装有自己兄弟的布袋走进屋来。

“我忘了你到底把他埋在了哪棵树下,用铲子一点点挖又太麻烦了,所以想了一个简单的方法。”其实奥利弗知道烧了这一片森林也并不能找到被深埋于地下的尸体,但是他渴望看自己守护的东西毁于一旦。

“你要让镇子里的人知道我是个杀人犯吗?”阿尔弗雷德镇静的可怕,其实他在畏惧。

“不不不,我可不会这么做,没有人会相信我的话不是吗?”奥利弗拍拍布袋然后解开了绳子,满是血污的尸体暴露在空气中,窗外的火光把苍白的皮肤映照出些许生的颜色。

“我要带走他。”这句话在阿尔弗雷德脑内爆开,紧接着重新拼凑。他很震惊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疯子,那浑浊的蓝眼睛里有火在燃烧。

见阿尔弗雷德没有拒绝,他夸张的笑了,系好布袋准备带着尸体离开。

“你能把他带去哪?”这时他终于开口了,但依旧不是拒绝,只不过是疑问。

“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门被关上了,发出很大的声响。森林还在燃烧,火光冲天。

“伙计,昨天晚上那片森林被烧了?”

“是啊,大概是那个疯子护林员做的,比咱们预想的要晚多了不是吗?”

“那个疯子去哪了?”

“听说他烧死在森林里了。或许现在都成了灰烬被风吹走了吧。”

阿尔弗雷德喝了最后一口酒,一旁两个人的谈话也结束了。

吊扇摇摇欲坠的旋转着,无法让人凉爽反而还有些心烦。老木门开了又关,但这次声音很轻,不是被用力的带上。

“确实,一个我找不到的地方。”阿尔弗雷德呢喃到,放下了手中只剩下冰块的酒杯。

Fin.

评论
热度(18)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