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红茶会】破坏者

标题我乱起的,但是破坏者也许很符合这篇文。世界、时间、未来、因果律的破坏者。

——————————

“阿尔弗,不和我一起去找胡子喝一杯吗?”亚瑟握着车钥匙回头问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说实话,他不觉得后者会同意。

“不了,我还有点事要做。”阿尔弗雷德冲他笑笑,摇了摇手里的一沓打印纸。

门打开又关上,窗外亮起车灯的灯光,又慢慢消失在雨中。阿尔弗雷德脸上的笑容随着灯光的暗淡消失了。
“该死的血缘关系。”

直到第二天早上亚瑟也没有回来,弗朗西斯的电话关机了。阿尔弗雷德想着他也许是喝醉了被带去弗朗西斯家睡了一晚,没多担心。

但电视里传来的新闻报道让阿尔弗雷德瞳孔骤缩,叼在嘴里的面包片瞬间掉在地上。

“昨晚…因雨天道路湿滑…抢救无效死亡…”

新闻里摄像机拍摄出来一片惨象,一大摊血迹与损坏的零件,完好无损的车牌被照到时,上面的号码很好的说明了这是亚瑟的车。

阿尔弗雷德默默的关上了电视,套上一件外套就去了医院。

说明身份后他见到了自己哥哥的遗体——也许死不瞑目但终究是被合上了眼睛,残损的皮肤与肢体也被缝起来,苍白的脸上还能看到血迹。

护士递来一杯热水,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又无声无息的离开了。纸杯上冒着热气,水很热,甚至发烫。

阿尔弗雷德连看都没看就签了准许火化尸体的文件,握着那杯水离开了医院。

他用一周左右的时间处理好了后续所有的问题。葬礼、遗物的清理、骨灰的安置…在这段时间内无论谁来安慰他,都没有看到他落下一滴泪。

一切都结束后,紧绷着神经的弦断了。

阿尔弗雷德把自己所在卧室两天,甚至不让阳光照进来。

“我爱你…并不是站在亲人角度的爱。”

“或许你需要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这个声音在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的第三天出现了。

一开始阿尔弗雷德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但不久后它又一次在脑内响起。

“…是的,我需要。”阿尔弗雷德回答到,虽说他怕鬼但这种时候却格外冷静。

“无论什么我都可以做到,但需要你付出代价。”

“请让亚瑟回来。”这句话脱口而出,根本不需要思考。

“…没问题。但这会改变因果律,甚至波及到世界的未来。你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你会被从这个宇宙中消去,不再拥有实体,没有人会记得你,一切你存在过的证明也会被抹去。”

“以及,你会在下一个宇宙中成为此刻我一样的存在,去做我正在做的事——实现在这个宇宙被你拯救的人的愿望。”

“…嗯,请实现我的愿望吧。”阿尔弗雷德听懂了,这也许比死亡更加残忍,但此刻什么都无所谓了。

就在他回答的一瞬间四周只剩下刺眼的白色,以及一个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亚洲人。

“我叫王耀,不祈求你能记住我。只是想告诉你,在上一个宇宙是我拯救了你…因为爱。”名为王耀的人看着他,粽黑色的眼睛里带有一种不好形容的感情。

除此之外王耀没有说其他什么,很快就像尘埃般消失了。

阿尔弗雷德孤身一人处于这片白色中,忽然看到亚瑟正慢条斯理的喝着早茶读报纸。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久之后就流过了脸颊。


——————————


王耀没有想到那个每天笑嘻嘻的美国人会因为抑郁症跳楼自杀。但是在葬礼上无论如何质疑一切都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看着灰白色的遗像上那个爽朗的笑容,王耀发现自己哭了。

他第一次因为别人而流泪,说的更准确一点,是第一次为喜欢的人而流泪。

葬礼举行的当天天空很蓝,找不到任何一片云,阳光刺眼。夜晚的天空可以看到几颗并不是明显的星。

第二天却毫无征兆下雨了,甚至天气预报都没有预料到。就好像上天也为阿尔弗雷德的死感到一样。

王耀没有打伞就出门了,他被雨淋了个透。多亏是在夏天,不然绝对逃不过一场重感冒。在雨中他哭了,无声无息的,只有咸涩的眼泪和雨一起顺着脸颊滑下。

那个他关注了三年的人突然消失了,心里就好像缺少了什么一样。空洞、无助、痛苦…

“小耀,你需要实现一个愿望吗?”站在雨中的王耀听到了一个软糯糯的声音。

仿佛在哪里听到过,也见到过这声音的主人,但他记不起来,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甚至无法更深一步去思考。

“我需要。”他回答到,抬起头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眼中落入雨滴的感觉有点不舒服。

“即使愿望的实现伴随着同等的代价?”

“是的,我不在乎所谓的代价。等价交换是实现愿望必须要付出的不是吗。”王耀冷静的回答。

“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

“让已经成为骨灰的阿尔弗雷德活过来。”王耀说完笑了几声,用来嘲笑自己的幼稚。

“…这可需要你付出很多。比如从世界上消失,再也没有人知道你存在过。”

“并且,你需要顶替我的工作。去下一个宇宙实现被你拯救的人的愿望。”

“这可真是…”他没有说完,四周就只剩下白色。

一个高大的斯拉夫人站在王耀背后。戴着米黄色围巾,有着一头奶白色的短发,亮紫色的眼睛就好像宝石。

“我是伊万,曾经以及现在都很喜欢小耀你哦。”他说完笑了笑,就消失在了白色中。

王耀没有在意他说了什么,而是惊讶的看几天前阿尔弗雷德从楼顶离开,回到了他的家。

历史被改变了,未来有即将被改变。

他看到阿尔弗雷德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蜷缩在房间内时,才明白那个名为伊万的人到底背负了怎样的使命。

“或许你需要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看着阿尔弗雷德浑浊的蓝眼睛,王耀如此说到。


——————————


“嘿,你看起来很悲伤,是否需要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呢?”

亚瑟听到声音时微微抬起头环视房间一圈,也没有找到它的来源。所以暂且归类为了灵异事件。

如果真的能够实现愿望——亦或者可以称之为奇迹——为何不去相信这个声音呢。

“…我想我需要。”他一边流着泪一边说到。此刻他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充满了无助。

“那么,告诉我你想要我帮你实现什么吧。”

“请你帮我寻找一个人…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他一定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但我找不到他,甚至无法记起他的样子。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存在。求你了,把他找回来吧…”


Fin.

评论(2)
热度(21)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