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好茶】想不出题目就这样吧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_(:зゝ∠)_
凑合凑合看吧。

————————

“耀,耀。醒醒…”王耀听见有人叫他,而且被轻轻拍了拍脸颊。他不是很情愿的睁开眼,看到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正俯身替自己挡住了正午刺眼的阳光。

“亚瑟,没猜错的话距离下节课还有半小时,你这么早叫醒我干嘛。”王耀揉着眼睛握住亚瑟伸来的手站起身,声音里带着一丝抱怨。

“因为现在的阳光太毒。”亚瑟说着替王耀掸了几下衣服上的尘土与杂草。“你回宿舍不就好了,为什么偏要选择在教学楼后面的草地上睡觉。”

“因为下节课在这儿上。而且我喜欢这种亲近大自然的感觉,你不会懂的。”王耀重新绑好已经长过蝴蝶骨的头发准备走进教学楼里,却被一把拽住了袖子。“亚瑟你又想干嘛?”

“你不睡了?要是还打算在这儿继续睡我帮你挡太阳…”亚瑟说着撇过脸,有丝不太明显的红晕。

前后矛盾。王耀脑子里突然蹦出来这么一个词,这词用来形容亚瑟倒是也挺对。想着王耀就小声笑了。

“你笑什么?”亚瑟提高了点嗓音,看起来好似炸毛的猫。拽着袖子的手顺势松开。

“没,没什么。我听你的再睡一会儿。”说完王耀又靠着树坐下,明明没有睡意却闭上了眼。斑驳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他脸上,微颤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

亚瑟站在他身前挡住了直射而来的刺眼阳光,定睛看着树下装睡的人。

“你还在,挺好的…”

————————

“亚瑟,我都和你说了别把这段感情当真。”王耀一边给哭的稀里哗啦的亚瑟递纸巾一边好言好语的安慰。

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看见亚瑟没喝酒的时候哭,居然把眼睛都哭肿了。

“阿尔弗雷德比你小四岁,性格差距还这么大。你偏要抓住不放手的理由是什么?”关于这件事,王耀彻头彻尾的明白,并且从一开始就没选择支持。

“…可是耀,我爱他啊。”固执的英/国人到现在都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握着团成球的纸巾哭的更汹涌。

“是,是。这件事就连大大咧咧的基尔伯特都能看出来。”看亚瑟一脸委屈不甘的样子,王耀恨不得给他一个巴掌。憋着一肚子火还要装作温润去安慰人的感觉难受极了。“可是亚瑟,麻烦你好好考虑对方的感受…我觉得那个美/利/坚小混蛋和一个俄/罗/斯人跑了也挺正常,谁不想找一个和自己性格合得来的爱人。”

说完王耀看了看亚瑟的表情——没变化。或许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

突然间王耀的火气就压不住了,手使劲一拍桌子起身就走。把门摔得震天响。

“我还在,但你却走远了…”

————————

“一年不联系,现在的你怎么样?”坐在吧台前的王耀一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摇了摇装着酒和冰块的杯子。冰块清脆的碰撞声与酒吧昏暗的灯光还有混乱的音乐声显得格格不入。

“…挺好。”对面的回答简单极了,也没有一丝杂音。
“听说亚瑟你前一阵子和一个法/国人搞在一起了。这回的结局怎么样,好聚好散?”王耀的声音带着嘲讽,他不知道此刻自己的脸上有个笑容。

“是啊,好聚好散…”回答完这个问题通话就被挂断了,手机里传来一阵忙音。

“挺好,也省得我再去堵心你一次。”王耀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眼前不知道是因为酒劲上来还是其他什么有点模糊不清。

四周混乱一片,唯有他是安静的,与这里格格不入的。

“我还在,但你也许不需要了…”

————————

炉子上水烧开了的声音吵醒了倒在沙发上睡觉的王耀。他迅速起身去关上了煤气,愣在厨房里。

滚烫的水滴落在炉子上,无声无息。

他梦到了自己与亚瑟的过往,但那个人明明已经与自己撇清了关系。

“你说我从小遇到你是不是个错误呢…”王耀喃喃自语到,抬手扯了扯自己凌乱不堪的长发。

老式收音机里一直放着几十年前的红歌,窗外的阳光明亮而又温暖,无数细小的尘土在空气中流动着,挂在窗户上的风铃因为微风吹来发出清脆的声响…

王耀身边的时间仿佛静止。

他觉得鼻子有点酸涩,但找不出理由。或许是那个浮现在脑内的人触动了自己心中的哪根弦吧。

“想要忘了你,根本不可能不是吗。”

“我还在,并且十分想念你…”

————————

圣诞节的晚上亚瑟从没想到会有人来看自己。他没有朋友,也不可能是那三个哥哥。

但他仍然选择打开了门。

“圣诞快乐,柯克兰先生。”亚瑟被人抱住了,被一个不能再熟悉的人。“还记得我吗?”那人抬起头,用一双粽黑色的眼睛看着他,微微笑了。

就好像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王耀笑嘻嘻的搂着亚瑟不放手,后者红着脸说让他放开,却抬起手紧紧抱住了他。

“真是可惜,今年的你要和一个无趣的中/国人搞在一起了。”

“这听来可比前两个棒极了,我亲爱的王先生。”

“你还在,太好了…”

Fin.

评论
热度(28)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