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红色组的随笔,短小不精湛。

——————————

晌午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在我身上,很舒服、很暖和。我静静的翻着书,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不断涌上来,无奈下我只好把自己亲手画的牡丹书签夹在书中准备闭上眼休息一阵子。

“小耀你困了?”坐在我旁边看俄罗斯诗选的伊万侧过头问我。

我眯着眼点点头,根本不想再说话,本能的靠在了他的身上。体温偏低的斯拉夫人靠起来很舒服,因为他有着宽厚的肩膀,一瞬间就能让人充满了安全感。

伊万也合上了书,轻笑一声抬手解下我的发带,过肩的头发散下来,在阳光的照耀下能够看出是偏深的棕色。

我闭着眼开始断断续续的做梦,呼吸也细小到几乎察觉不出。伊万一动不动的让我倚靠着他的肩膀,看着我的脸浅笑了一阵子。

厨房炉子上还有一壶烧开后关上火一直放在那里的热水,窗台上的绿色植物因为一天没有被浇灌有些枯黄。桌子上的收音机里放着几十年前的红歌——我不是很感兴趣但听着它到也无妨。

梦里高大的斯拉夫人有着奶白色的短发与亮紫色的眼睛。他穿着苏联军装,冲我笑着并且伸出了手。我们面对面站在一片白桦林中,风雪吹来寒意刺骨。我不由自主想要抓住他的手,但在我抬起胳膊的一瞬间一切都化为了虚无。

结局是我因梦而惊醒,伊万替我擦去额上的汗珠开始安慰我。他是个冷血的军人,同时也是个温柔的恋人。
“还睡得着吗?”阳光下他的睫毛在眼睛上投下一片阴影,眼中倒映出的寒冷的冰原依旧。

我摇了摇头,但仍没有从他身上起来的打算。

“那么我给小耀吹口琴吧,说不定你听着听着就困了。”他说完从身旁拿起那个不知道有多少年头的古董。

我惊讶他对这个口琴珍惜到随身携带,转念一想才记起这是我当年送给他的东西。

口琴传出贝加尔湖畔的旋律,悠扬且让人放松。

我还记得那片湖,被称为“西伯利亚的蓝眼睛”的贝加尔湖。

那时的我们坐在夜空下的岸边相视而笑,湖水里映出天空中的繁星。

困意伴着旋律再一次袭来,我看着他认真而投入的样子再一次睡着了。

梦里没有出现那个名为“苏联”的国家,而是冰原上的一望无际的向日葵田。身为“俄罗斯”伊万正怀抱一株向日葵看着天空。这就是梦中的一切。

再一次醒来时已经夕阳西下,伊万仍旧在这里,手中握着口琴很认真的看我。

“早安。”他说到。

“早安。”我小声的回到。

“这就是幸福吧。”靠在他的肩膀上我如此想着。

平平淡淡的,只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的心中有你,短短的一句话就能体会到爱。

这就是,幸福吧。


Fin.

评论(3)
热度(17)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