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红色组】贝加尔湖畔

“王耀同志,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吗。”伊万低头看着正在小口喝茶的盟友。

“这句话是陈述句吧,我可没听出疑问的语调。”王耀放下茶杯,用平静的棕黄色眼睛盯着面前高大的斯拉夫人。

他明白自己无法拒绝,不仅仅是因为这语调,还因为自己面前的人正散发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所以说你同意了对吗?”伊万问到。即使他早已知道对方的回答只有一种。

王耀白了他一眼,整理好军服站起身,与微笑着的斯拉夫人一起走出军营。

西伯利亚即使是在夏天都寒意刺骨,更别提此刻是冬天,而且下着漫天大雪。

早已习惯这种天气的伊万没觉得有多冷——他说他的心脏早已被冻结了,所以感受不到寒冷或是温暖——然而喜欢待在中国南方地区的王耀自然受不了如此的严寒。

伊万走在王耀前面挡住了一部分迎面吹来的寒风与雪花。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即使穿了厚厚的棉衣还戴了貂皮帽,这种寒冷依旧让王耀觉得骨头都要结冰了。风雪使得他的皮肤很快就没有了知觉,脸颊与鼻尖都已经冻得通红也不知道。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雪原上,穿过一片已经找不到枯叶踪迹的白桦林,来到了结冰湖泊旁。

“贝加尔湖…”王耀看着冰面呢喃到。

“是的,贝加尔湖。被称为‘西伯利亚的蓝眼睛’的湖泊。如果它没有结冰就可以倒影出天空的样子。”伊万接着王耀的话继续说下去,“我几年没来这里了,但它依旧是这么美,如同一块蓝宝石。”

王耀听着伊万讲,眼睛始终盯着冰面不动。

“伊万同志,这种天气可不适合在户外就留,我们回去吧。”听伊万说完他就转过身准备回去,但一瞬间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军服。

“别这么急着回去,陪我在这里待一会吧。”伊万拽着王耀的军服一角坐在雪地上,后者一个踉跄倒在他背上。

即使是隔着厚厚的军服王耀也被冻的一个激灵。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牙齿开始打颤,说不定此刻他连话都说不清了。

“这景色多美啊。”伊万感叹道,顺便从口袋里掏出一瓶伏特加——没有燃料的他可无法抵挡西伯利亚的寒冬。

“给我喝点,不然我就要冻僵了。”王耀夺过酒瓶仰起头灌下去一大口,灼烧感在喉咙扩散开,紧接着一股暖流充满了四肢百骸。

伊万看着被酒呛的直咳嗽的盟友,有点哭笑不得。

“你别看我笑话,什么酒我没喝过,这度数可算不了什么。”把酒瓶还给斯拉夫人,王耀清清嗓子,用手划着地上厚厚的积雪。

两人沉迷的坐在湖边很久,是对讲机中传来了司令员的声音后两人才起身离开。

那之后两人再也没来过贝加尔湖,直到苏联不复存在。

苏解一年后王耀独自一人乘坐私人飞机来到了西伯利亚。

那时恰逢俄罗斯短暂的夏天,贝加尔湖没有结一层厚厚的冰,而是水波荡漾。

他站在湖边静静的望着湖面与湖面上倒映出的天空的样子。心中五味杂陈。

“伊万,你说的没错,即使几年不见,它依旧是这么美。”


Fin.

评论(2)
热度(21)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