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冷战、铂金】觥筹交错

最近忙的要死没时间写文,文力不足文笔也不行了。我需要一次复健。

—————————分割线—————————

宴会厅里的水晶吊灯发出刺眼的光亮,白色的墙壁此刻也好像反射着吊灯的光。

伊万讨厌这种感觉,就好像讨厌那个该死的美国小伙冲他笑,充满活力的笑容让他厌烦,甚至想一拳打在那个让他不爽的脸上。他接过侍者递来的酒杯轻轻摇晃了两下,杯子里香槟的颜色倒是略微舒缓了他的心情。

最靠角落的铺着白色桌布的圆桌旁只有伊万一人。桌上摆着一瓶玫瑰花,白瓷瓶里还能隐隐约约看到花茎与水。除了花瓶与鲜花,桌上别无它物。

他心不在焉的盯着被人围住的阿尔弗雷德,看到他脸上那个灿烂的笑容时冷笑了一声。

“强装出来的笑容可真丑,还不如你平时那该死的样子。”

伊万一点也不想走过去挤入人群中只为了和他吵一架,那太麻烦也太蠢。而且他明白此刻最好别破坏了气氛。

“我可不像那个脂肪球一样不会读空气。”他想着,喝了一口酒杯里的香槟。

很纯正的味道,但比起伏特加,伊万还是更喜欢后者。

最终是阿尔弗雷德自己脱开身走到伊万身边,用复杂的眼神俯视着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喝酒的斯拉夫人。

“即使换上了西装你也不摘下围巾吗?”

“个人爱好罢了。”

伊万低着头不看他,手中酒杯里的香槟快要见底。

良久的沉默。

阿尔弗雷德扯扯领带坐下来,从花瓶里抽出来一枝玫瑰折掉部分花茎别在胸前的口袋上。

“说真的我讨厌这么正经的场合,虽说成为全场焦点的感觉还不错。”

“希望你以做新郎成为全场焦点只有这一次。”

酒杯空了,玻璃折射出吊灯的光,伊万厌恶的皱皱眉把杯子摆在了一旁。他一直没有给阿尔弗雷德一个正脸,后者也不在乎。

“当然不会有第二次,我可不愿意和这么可爱的姑娘分开。时间快要到了,我去收拾一下。蠢熊你好好等着hero待会的出场吧。”

阿尔弗雷德瞥了一眼手表,不紧不慢的起身走去了后台。

“去吧去吧,不过我不想看见你的蠢样子。”

伊万撑着脸摆弄花瓶里的花,捏着无意间揪下来的花瓣发呆。

直到婚礼开始他都一直坐在角落里,静静看着阿尔弗雷德单膝跪地为自己的妹妹娜塔莎戴上戒指,然后拥抱与亲吻。

全场响起掌声与欢呼,唯有他不为所动,只是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由衷的恭喜你,阿尔弗雷德。”

台上的两人都是他最重要的人,然而最后却没有一个属于他自己。

Fin.

评论(2)
热度(18)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