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米英】天空

并不好吃的玻璃渣。最近文笔貌似不如以前。

———————— 分割线 ————————

『一』

阿尔弗雷德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与其他同自己一样的怪物战斗,然后取得胜利。

这是阿尔弗雷德拥有自我意识后他的创造者亚瑟最先告诉他的一件事。

“你要谨记,失败就代表着死亡。”

他明白,他当然明白,所以每一次战斗都会直中对方要害,一击毙命。

阿尔弗雷德每一次战斗不仅是为了在这残酷的生存游戏中存活下来,也为了能够让亚瑟安心,向他证明自己的能力。


『二』

实验所里只有冰冷的颜色,没有温暖,没有所谓的“爱”。

最后一句话阿尔弗雷德想要反驳。因为他知道亚瑟为了自己倾注了多少心血。

当他还只能泡在福尔马林里的时候亚瑟总是不厌其烦的给他讲故事,或者聊聊自己经历过的事。

他睁着眼,一直盯着亚瑟,认真的听着他讲的一切。

“阿尔弗,你知道吗,你的眼睛就好像天空一样美。”

亚瑟指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睛,说完又摇了摇头。

“我想你还不知道天空的颜色吧。”

自从那时,阿尔弗雷德就下定决心要去到外面,带着亚瑟一起。


『三』

“还不如永远泡在福尔马林里。”阿尔弗雷德枕在亚瑟腿上哭丧着脸说。

“当初说要带我离开的人是你啊。”亚瑟摸着他亮金色的短发,抬手指指灰色的房顶,“而且你还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的不是吗。”

“刚刚是说笑啦,hero一定会带着亚蒂出去的!”自称英雄的实验体搂住亚瑟的脖子轻轻亲吻了他的额头。

哦该死的阿尔弗雷德。后者的脸颊上出现了一丝不明显的红晕。


『四』

“真是可惜啊,当初创造你的时候忘了给你装一个脑子。”亚瑟一边帮自己的实验体包扎一边感叹,换来一个大大的白眼。

“亚蒂你再这么说我就拆了你实验室里所有的仪器。”阿尔弗雷德大声反驳着,然而因为无意间扯到了伤口不禁疼的叫了一声。

“不是我说你,下次看见对方扔来的重物可以学会躲开吗。”

“但hero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把它打碎啊!”

“结果呢?”

阿尔弗雷德立刻噤声。

“阿尔弗,就当做是为了我,可以注意点自己的身体吗?”

自从亚瑟说完这句话阿尔弗雷德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五』

那是阿尔弗雷德离开容器后的第一个生日。亚瑟为此费了不少心思。

在其他实验员的百般劝阻下他依旧选择悄悄带阿尔弗雷德离开这个冰冷的地方。

只有一天,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如此想着的时候早已在脑内考虑出了精密的计划。

行动很成功,两人离开了实验所来到了外面。

阿尔弗雷德抬着头一个劲看那蔚蓝的天,亚瑟则看着那蔚蓝的眼睛。

充满自由的颜色,还有那隐藏于深处的野心。

“亚蒂,总有一天我会永远离开那里。到时候一定要跟我一起走。”

“嗯。”


『六』

也许是因为阿尔弗雷德过于强大,上级把他关进了特质的牢房。理由是以免他故意伤害其他实验员或实验体。

“嘿亚蒂,多亏你是我的专属实验员,不然就没人能来找我聊天了。”

现在只有亚瑟能随意进出这里,但有时间限制。

每一次的对话都很简短,亚瑟即将离开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总是在他手中放一张纸条。

现在阿尔弗雷德一共写了八张了,上面没有许多字,都只是一个数字。

从一至八。

能够明白这些数字所代表含义的,只有他们两人。


『七』

当亚瑟收到那张上面写着“十”的纸条时,他少有的露出了悲伤的神色。

“该来的终究逃不掉。”

夜幕降临后阿尔弗雷德毫不费力的拆了那道关着自己的铁门,并且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这种愚蠢的做法必然会触发警报系统,整栋建筑里响起了刺耳的警铃。

亚瑟第一时间离开了自己的房间,朝着阿尔弗雷德的方向跑去。

“或许我真的忘了给他装一个脑子,该死的家伙!”


『八』

当亚瑟找到阿尔弗雷德的时候已经听到了四周传来的脚步声。

“笨蛋,你知道这么下去会死在这里吗!”

他第一次冲着自己的实验体大吼,声音还是颤抖的。

阿尔弗雷德把他搂在怀中,像安抚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摸着亚瑟的头。

“亚蒂,冷静下来。hero向你保证,一定会带你离开的。”

怀里的人点点头,紧接着就被打横抱起。

“在那群该死的实验员来之前还是快点跑吧。”


『九』

抱着一个成年男人还要不停跑动必然无法保证速度。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后阿尔弗雷德选择拐进了一间巨大的房间——亚瑟的实验室。

“亚蒂,自己找地方躲起来好吗?”

声音很平静,也很温柔,听不出任何波澜。

亚瑟点点头,躲在了一个巨大的机器后面。

他的眼眶已经红了,翠绿色的眼睛因为泪水有点泛光。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看见亚瑟那种样子,就好像一只弱小的受到惊吓的兔子。

握着枪的实验员们紧接着闯进来,用枪口对准了这个危险的实验体。


『十』

“嘿,不开枪吗伙计们?在这种时候别怕啊,我可是手无寸铁。”

实验员们的脸色此刻一个比一个差,谁都不敢贸然行动。直到其中一位扣下了扳机。

子弹嵌进了右手臂,然而阿尔弗雷德依旧面不改色的看着他们,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

紧接着是无数扣响扳机的声音,连续不停的响彻了几秒。

危险的实验体倒下了,发出一声闷响。

与此同时躲在机器后的亚瑟跑出来,跪在阿尔弗雷德身旁哭了。


『十一』

“柯克兰先生,您知道此刻维护这个实验体的话,您也会被击毙吗?”

“我知道,这种事随意吧。”

实验员们带着惋惜的眼神再一次举起了枪,对准了曾经的同事。

亚瑟慢慢闭上了眼,眼泪顺着白皙的脸颊滑下。

扳机扣响的声音,子弹飞出枪膛的声音。但没有痛觉,只是感觉到有人紧紧抱住了自己。

“亚蒂,我说过让你躲起来了啊。”

枪声停下了,亚瑟回过头看着本应倒下的阿尔弗雷德,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笨蛋,你放开啊。”


『十二』

在实验员们惊恐的眼神中阿尔弗雷德松开了怀中的人倒在了地上,再也没能站起来。

亚瑟站在原地紧握着双拳,眼中已分辨不出任何感情。

又是一声枪响,子弹飞出枪膛,准确射穿了他的心脏。

阿尔弗雷德听到声音努力睁开眼时,看到了倒下的,自己的实验员。

他已经没有力气发出任何声音,看着亚瑟胸口涌出的鲜血也只剩几滴泪从眼角滑落。

“让他们死在一起好了。”

实验室里很快就只剩下两具余温尚存尸体,再无他人。


『十三』

两人的尸体被葬在了实验所外的空地上,用石头做为墓碑摆在了两个土堆前。

几年后因为一场实验体的暴乱许多实验员失去了生命,政府派军队杀死了所有实验体后强制性封闭了实验所。

没有人再靠近这里,只剩两人在这里安眠。

阿尔弗雷德离开了实验所,见到了蔚蓝的天空。

亚瑟与自己创造的实验体再也不分开。

这也算是,美好的结局吧。

评论(4)
热度(12)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