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昔日一场

致王耀:

耀,许久不见,你还好吗?
我们已经分开了整整两个年头,就是在两年前的今天我亲自送你离开了伦敦。
两年没有联系,你是否想念过我呢,哪怕只有一瞬也罢。
说来也不怕你笑话,这两年里我为你写了无数封信,但最后都没有寄给你,而是放在了一个小木匣里。
说不定哪一天你就会收到无数封寄件人写着我的名字的信了。

——————————————————

亚瑟穿上风衣出门时,带有一丝寒意的秋风吹来刮落了几片红褐色的树叶。其中一片不偏不倚的落在了他的头上。
晚秋时树上的树叶越来越少了,而且也都枯黄了,带着萧条的感觉。
亚瑟立起风衣的领子继续走着,在桥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止住了脚步。
泰晤士河的河水就好像青蓝色的宝石般折射着太阳的光。

———————————————————

耀,你是否还记得,我曾带你坐船游览泰晤士河的沿途风景。
那是你生日的时候,我说要为你送上一个完美的礼物。你笑着答应了。
我让你闭上眼,你照做了。我在你的额上轻轻落下一吻。你红了脸,并且笑的像个孩子。
河面上倒映出你那时的样子,我不禁为此感叹“多么美丽的东方人啊,能够得到你的心一定是我三生有幸”。
现在每当我经过这条河,总是觉得可以看到你的影子。

———————————————————

亚瑟拐进一条算不上宽敞的巷子,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一家隐蔽在巷子最深处的小咖啡店。
“柯克兰先生,您今天比往日来的要稍迟一阵子啊。”鬓角已经斑白的店长正在吧台后擦拭着白瓷杯。听到店门被推开的声音并没有抬起头,却十分肯定的叫出了亚瑟的姓氏。
“抱歉,给朋友写了一封信花费了些时间。”亚瑟找了一个靠落地窗的位置坐下。虽然窗外能看到的也不过是一堵红砖墙。
“今天您要喝哪种红茶?”
“…锡兰好了。”亚瑟脱下风衣挂在椅子上,眼睛一直盯着外面那堵有些裂痕的砖墙发呆。
红茶不久后被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店长手中拿着一张黑胶唱片走到了放在墙角的一台老式留声机前。
音乐传出来的一瞬间亚瑟怔住了。
“…是《Canon》,对吧”他看向那个笨重的留声机,眼中闪过一丝无法形容的感情。
“是的。不得不感叹,您对音乐依旧如此敏感。”店长缓缓走回吧台后,拿起一只新的杯子擦拭起来。

———————————————————

耀,你是否还记得,那时你说宅邸中的老钢琴很久没有发出声音了,想要恢复它的功用。
我知道你喜欢古典音乐,便连夜学会了《Canon》弹给你听。
我依旧记得那时你惊讶的表情,以及一曲结束后对我琴技的赞美。
你也许不知道,在那之前我并没有接触过钢琴,但为了你无论什么我都可以做到。
也是你让我学会了许多之前我想都没有想过的东西。

———————————————————

音乐停下后亚瑟离开了咖啡店。
他沿原路回到了宅邸。
波光粼粼的泰晤士河,略带寒意的秋风,随风飘落的枯叶,不曾止步的人群…
这就是伦敦,一派祥和的首都。

宅邸里只剩几位仆人,每个人都少言寡语,巨大的房子中安静的可怕。
亚瑟坐在窗边看着即将落下的太阳,从书桌上的小木匣里取出了所有信封,连同早上的那一封用细线捆在了一起。
他站起身,慢慢地走到了燃烧着的壁炉旁,松开手将所有信封都丢进了火中。

———————————————————

耀,我听你说过,你们相信人死后到阴界,思念他的人只要把东西扔进火中,他就可以收到了。
那么我把所有的信都烧了,你是否可以收到呢?
但愿如此吧。

至此。

                               亚瑟·柯克兰

———————————————————

亚瑟赶了最早的一班飞机跨越整个欧洲飞去了中国。
他没有带什么行李,只有一封信。在出发前一夜写的信。
王耀被稳妥的葬在了墓地,还有一块专属于他的墓碑。
亚瑟盯着墓碑看了许久,然后把信与在花店里买的玫瑰放在了王耀的墓前。
他当天就回到了伦敦,并且直到老死,也没有再去到过中国。

———————————————————

致王耀:

日安。虽然这句话不过是在客套。
不知道你是否收到了我寄给你的所有信,如果收到了那么你是否会嘲笑我的愚蠢与执着呢。
这封信将会是我给你写的最后一封,我并没有打算把它以同样的方式寄给你,而是选择把它放在你永远安眠的地方。
我曾经说过我会来看你,便是这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想我应该放下了,即使无法忘却,淡漠它也好。
感谢你曾经为我的人生画上了一笔浓墨,但我不能因欣赏它而止步不前。
我会在看望你时带来一束玫瑰,即使知道你更加喜欢艳丽的牡丹。
我会在飞机上最后一次思念你,然后将这一切淡忘。
我会在未来的日子里做出改变,不单单是为了我,也为了让你安心。

耀,你是否还记得,你在一个晴朗夜晚蜷缩在我怀中一言不发的看着满天繁星痴痴的笑。

耀,你是否还记得,我们在一个寒冷的午后爬上小邱,互相紧紧拥抱着倒在柔软的草地上。

耀,你是否还记得,我带你在宅邸外的森林中散心时你开心的笑容与孩子一样的表情。

每当我想起,都会感叹拥有你是我一生的幸福。

我多希望这封信能够与其它信一样寄给你,这样你就能真的安心了吧。

最后也没有什么想要传达给你了。
唯有一句,“我爱你”,罢了。

至此。

                               亚瑟·柯克兰

评论
热度(14)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