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好茶』因爱而爱

我又高产了。其实这篇文是文手群作业,写完正好发上来。依旧是玻璃渣。

手臂上的字说出来就死的那个设定。

————————!!分割线!!————————

亚瑟发现自己的右手手臂上有一行字是在他五岁的时候。

他的母亲第一次严肃的把他叫到卧室,告诉他这行字绝对不可以说出口。

那是三个汉字——“我爱你”。

他很快就明白了身边的人们手臂上也有和自己一样的字。

亚瑟见到过“good night”“thanks”“of course”……很多很多,多到他不想再记住。

他觉得自己是多么幸运,永远也不会说出这句话。

但命运弄人,王耀无意间闯入了亚瑟的人生。

不是转瞬即逝的过客,而是占据了亚瑟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块,不可割舍。

那一块,就叫做“爱”。

亚瑟不知道王耀手臂上的字,王耀也不知道亚瑟的,两人都小心翼翼的隐瞒着自己的秘密。

亚瑟很爱他,爱到每天都要重复无数遍“I love you”。王耀就好像毒品,一旦沾染就不能放下。

保守的中国人最后还是在他的软磨硬泡下同意了结婚。但无论如何也不同意穿上婚纱。

婚礼是西式的。教堂里最大的圣母图案的玻璃折射出五彩的光。

一黑一白两套西装也一样美。

戒指戴在王耀的无名指上时他第一次在亚瑟面前流泪。因为喜悦。

不久后两人离开了英国,去了王耀的故乡——中国。

王耀总是调侃说自己毁了一个外国友人的未来,会遭报应的。亚瑟会轻吻他的额头笑着反驳。

“就这么平平淡淡的活下去就足够了。”“是啊。”

几年后王耀真的如自己所说的遭报应了。

他病了,很重的病,无法医治的病。

本来就瘦弱的他现在皮包骨头,苍白的不像有生气的活人。

医院里永远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味,亚瑟讨厌这里,他知道王耀也如此。

那一日阳光明媚,透过窗户照在白色的床上。

王耀少有的清醒,还是亚瑟在他身边的时候,更加罕见。

“亚瑟,我是不是一直没告诉你我手臂上是什么字?”“……是啊。”

王耀笑了,很温柔。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如以前精神。

“I love you.”

王耀的声音细如蚊吟,但亚瑟听到了,很清楚的听到了。

“这样死至少不会痛苦。”

他抱住亚瑟,双手紧紧的抓着亚瑟的衣服,头埋在颈窝。

这是王耀第二次哭,混杂着不舍、留恋与解脱。唯独没有悲伤。

“……晚安,耀。”亚瑟轻轻抚摸着王耀绸缎般的深棕色长发。

“以及,我爱你。”

Fin.

评论
热度(19)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