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隐味音痴与中华兄妹】暂时没有题目

晚上听歌听着听着突然就负能了,然后文力大增写出来的东西。无脑!!文笔渣!!慎入!!


————————分割线————————


新来的小护士林晓梅看着病床上的青年一阵子了。

他看起来完全与常人无异,被问问题时对答如流,并且阳光爱笑,还挺会撩人的。

她不明白,这个青年为什么会在精神病院里,并且被列入危险名单。

“哦他啊,叫阿尔弗雷德。因为一直说自己死去的爱人就在身边,如果被否定还会做出伤害其他人的举动,所以就被强行带到这儿来了。”专门治疗阿尔弗雷德的医生王耀解释到。

“王医生,您的意思是,只要不去否认他的说法,他就和常人无异?”林晓梅问到。

“嗯是啊,”王耀摘下眼镜伸了个懒腰,“但每天看着他自言自语个不停总会有人想去制止。”

林晓梅点点头。她没打算想象阿尔弗雷德那时候的样子。

后来排班她意料之外的再一次排到了阿尔弗雷德的病房。这一点对她来说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每次看阿尔弗雷德充满活力的笑着,林晓梅都觉得他就是个普通人。她不想承认阿尔弗雷德存在着精神方面的问题。

“晓梅你看,亚蒂就在你旁边哎!”阿尔弗雷德突然朝她走来,偏头看着林晓梅一旁。

“在这种时候配合他就好了。”

林晓梅退后了两步,微笑着朝阿尔弗雷德看的方向挥了挥手。

“您,您好。日安啊…”

她感到一种不知名的恐惧。反而开始害怕身边是不是真的有着什么。

阿尔弗雷德好像自言自语一样不停说着些什么,林晓梅安静的离开了病房。

那之后她来巡视时都没有再久留。

有天王耀急急忙忙的满楼道找林晓梅,在休息室门口看到她后紧紧抓住她的手腕,怎么也不肯松开。

“王医生,怎么…!!”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拉走了。

从休息室到阿尔弗雷德的病房很近,只要两三分钟就到了。

林晓梅扶着墙角大口喘气,丝毫注意到王耀惊恐的神色。

阿尔弗雷德的病房里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到有任何人在。窗户全部敞开着,秋风吹起没有拉好的白色窗帘。

王耀刚走进病房,就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林晓梅吓了一跳,赶紧去扶他,“王医生,这是…怎么了!?”

“显而易见,这小子跳楼了。”王耀慢慢站起来,走到窗边向下望去。

阿尔弗雷德的病房在顶楼,也就是十三层。这么一来根本没有起死回生的可能性了。

夜色中也可以看到楼下的血迹和差不多血肉模糊的尸体。王耀捂着嘴退回来坐在了床上。

林晓梅一直愣在原地。眼泪突然就不受控制的从她的眼眶里流出来,滴在浅粉色的护士服上。

王耀刻不容缓的把这件事告诉了其他医生和护士,并说不想惊动其他病人。

一夜过去后,什么都好像没发生一样过去了。

第二天医院照常运转着。只不过医院主楼旁有一块石子路上多出来一些不显眼的深色污点。

也许是因为晚上太过阴暗,王耀与林晓梅都没有看见病床枕头上放着一张纸条。直到第二天清晨林晓梅整理好情绪来收拾这间病房时才注意到。

“亚蒂在窗外对我笑,说让我去找他。hero这么爱他,怎么能不照做。”

她握着纸条的手颤抖着,突然就再一次哭了出来。

那之后她迅速销毁了这张纸条,甚至没有让王耀看到。并且在不久后就辞去了工作。

Fin.

评论
热度(24)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