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Time Is Behind You

又是一篇玻璃渣,我都想夸自己高产了xx。


————————分割线————————


『序』

“柯克兰先生,您真的要做这次实验的体验者吗?”
“当然了,这个实验可是我提出的,不自己亲身体验的话很不负责任啊。”
“那请您务必谨记,不要试图改变过去发生的任何事。不然…您的大脑就会彻底死亡。”
“我当然知道,这件事还是我最开始告诉你们的。”
“好,事不宜迟,启动机器吧。”


『一』

亚瑟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公寓的单人床上。
准确的说,他是被冻醒的。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全部贴在身上,鬓角也有水珠滴在枕头上,阴湿了一片。
窗外看起来应该已经是清晨了,但依旧下着大雨,雨点噼里啪啦的砸在窗户上。时不时还有一个刺眼的闪电落下,伴随着随后而来的巨大的雷声。
丢在地上的电话不停的响——《Born To Die》——铃声明明是亚瑟最喜欢的歌,但这种时候听起来却很是烦人。
“看来我是来对地方了。”亚瑟抬起一只手臂挡在脸上,突然大声笑了。


『二』

距离阿尔弗雷德出车祸三天前。
因为毕业论文问题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吵了一架。最后一场不起眼的斗嘴演化到互相差点动起手来。
两人都是这么倔强,肯定不会立刻低头认错。所以那一晚亚瑟冒雨从阿尔弗雷德的公寓穿过三个街区跑回了自己的公寓。
回来之后他二话没说就从冰箱里拿出所有啤酒(冰箱里也只剩下几罐啤酒)喝了个酩酊大醉然后连衣服都不换就倒在了床上。
阿尔弗雷德也许是担心,第二天清晨就给他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正好最后一通吵醒了熟睡中的亚瑟。

『三』

宿醉的感觉不好受。
亚瑟揉着太阳穴捡起地上的手机,来电显示上赫然映着阿尔弗雷德这个名字。
他小声抱怨了一下自己也许来错了日子,然后按下了接听。
“哦亚蒂你可算是接我电话了!!hero都要急死了!!”电话刚靠近耳边就被对面传来的临近吼的声音吓了一跳。
亚瑟看着屏幕愣了一秒然后果断选择了挂断。
他此刻有点想把电话打回去对方一接听就直接破口大骂,但也想把手里的手机扔出窗外。
起床气和宿醉混在一起比什么都可怕。

『四』

亚瑟冷静下来之后还是选择了把电话打回去。
他拨通阿尔弗雷德的号码后按下免提把手机扔在床上,免得再一次直接伤害到自己的鼓膜。
这次阿尔弗雷德没有先开口,仿佛在等亚瑟先说些什么。然而亚瑟也如此想着,而一直沉默着。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半分钟,阿尔弗雷德终于打破了这种可怕的沉寂。
“哦亚蒂我就知道你会把打电话回来。”
“但也没什么想和你说的。”
“别这么冷淡嘛!再过两天就是艾米的生日了,和hero一起去挑礼物怎么样?”
“……”亚瑟没有说话,翠绿色的眸子严肃的盯着屏幕上的名字。
那天,不就是阿尔弗雷德出车祸的日子吗。


『五』

亚瑟很清楚的记得那一天。
阿尔弗雷德拉着自己出门给他的妹妹艾米莉挑生日礼物,然后在一个街角的咖啡馆给了自己一个戒指——这就是两人当时所谓在一起的证明了吧。
那之后如果没有发生那场意外,现在的两人一定还每天黏在一起。
亚瑟没有再回想下去,因为他不想勾起那段记忆,而且此时他也沉默太久了,电话另一头的人已经开始没有耐心了。
“亚蒂——你还在听吗?”
“嗯?嗯,我在。”
“那么回复是什么?”
“…既然你拜托我了,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去吧。”


『六』

“亚蒂,你说艾米到底会喜欢什么啊。”阿尔弗雷德握着一杯可乐与亚瑟并肩走在繁华的商业街上,后者听到这句话后给了他一个白眼。
“她是你妹妹,这种事为什么问我。”
“但是她和你的关系更好吧!”
阿尔弗雷德不满的瞪了一眼亚瑟,把空纸杯随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说来也怪,如果让艾米莉选择阿尔弗雷德和亚瑟谁更适合做她的哥哥。那么毫无疑问的,她会选择亚瑟。
“就那个项链怎么样?”亚瑟停下脚步指着饰品店橱窗里一个银白色的项链——和那时的他的选择一模一样。
“喔,看起来不错,那么就是它了。”阿尔弗雷德吹了声口哨,想都没想就听从了亚瑟的选择。


『七』

接下来就是阿尔弗雷德走进饰品店买下了项链,出来时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
那之后两人走进一家街角的小咖啡馆休息,阿尔弗雷德从装项链的盒子中取出了一个戒指问亚瑟是否愿意接受。
答案毋庸置疑。
这一切到此都是完美无缺的,如果没有发生接下来的事。
如果两人没有在穿过咖啡馆外的那条马路时因为谈话而没看到闯红灯的车辆。
如果阿尔弗雷德没有及时的把还没有注意到危险的亚瑟推离自己。
如果那辆疾驰的车没有撞上阿尔弗雷德,没有满地的鲜血,没有倒在地上的青年。
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那么亚瑟就不会回来。
是的,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篡改这段历史。


『八』

咖啡馆里放着慵懒的爵士乐。
亚瑟的无名指上戴着阿尔弗雷德送给他的戒指,即使他知道这是必定会发生的,也无法避免的红了脸。
然后是一模一样的剧情。两人走出咖啡馆,闲谈着走到了路边。
穿过那条车来车往的马路,这一次亚瑟在那辆车飞驰而来的前一秒,推开了身边的阿尔弗雷德。

“请您务必谨记,不要试图改变过去发生的任何事。不然…您的大脑就会彻底死亡。”

“我当然知道,但,我可没说要遵守啊,笨蛋。”


『九』

“喂!亚蒂!亚蒂!”
「在这种时候阿尔弗雷德你哭什么啊…」
亚瑟能感觉到自己被阿尔弗雷德抱在怀里,但他睁不开眼,也无法开口。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抱抱阿尔弗雷德说,你的未来我已经帮你改变了。
意识模糊来的比他想的要快多了,也许只有两分钟,亚瑟就连四周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然而并没有痛苦,就好像平时入睡一样,亚瑟带着一丝不舍就这么沉沉的睡去了,再也不会醒来。
……
“柯克兰先生!柯克兰先生!”
“放弃吧,看来柯克兰先生已经改变了某段历史,彻底的脑死亡了吧。”


『十』

阿尔弗雷德坐在自己小公寓的床上,思考了一阵子还是决定拨通了那个号码。
“Sorry.The number you dialed does not exist,please check it and redial later.”
“嘿,今天可是艾米的生日,亚蒂你不打算和我一起去挑礼物吗?”
“喂,思考需要这么久吗?hero都要没有耐心了哦。”
“…有事没有办法陪我啊,没事,下次再说吧。”
他放下手机,抬头看着米白色的天花板,看似无奈的笑了。
“明年hero再打给你,一定要接受哦。”


Fin.

评论(3)
热度(16)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