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亚瑟亲手养大了自己的男人

来了脑洞赶紧写就写出来了这东西。作为一个专业产玻璃渣的我觉得我很失职。


————————分割线————————


『一』

亚瑟船长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是在地下拍卖会。

那是一个长相不错的孩子。有着亮金色的短发与水蓝色的眼睛。

他穿着一身破囚服,手脚上都带着锁链,微低着头跪在笼子里。

亚瑟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想把这个小家伙买到手。

他出了惊人的价格买下了这个看起来毫无用处的小家伙,然后扯着那条铁链把小家伙带走了。


『二』

亚瑟买下阿尔弗雷德后的马上介绍了自己的身份,然后就是想给他取个符合自己心意的名字。

然而后者摇摇头,指了指自己胸前的狗牌。

“阿尔弗雷德·F·琼斯”

听起来是个小少爷的名字啊。亚瑟调侃着,不料小家伙点头了。

那之后亚瑟船长花了一小时听阿尔弗雷德绘声绘色的讲述自己的过去。

最后两人一起感叹了人生的惨淡。


『三』

当看到船长带着一个小孩回来时船员们都蒙了。

“给我找身衣服,再准备一份饭。”亚瑟下完命令就把阿尔弗雷德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家伙紧紧的牵着亚瑟的手不放,等进了房间关上了门才肯松手。

看着和小狗一样的小家伙亚瑟整个人都想扑上去亲一口,然而他忍住了。

两人就这么一直干瞪眼到船员敲门说东西都准备好了才干笑了两声。


『四』

亚瑟坐在桌子的另一边看着阿尔弗雷德吃掉了三人份的饭菜,还喝了五杯苹果汁后,突然觉得这么下去食材要不足了。

饭后小家伙抹抹嘴又黏在了亚瑟身边不愿分开。

“我有工作要做。”“我不说话,就在一旁站着而已。”“但那些文件是机密…”“我看不懂。”“…随你吧。”

就这样亚瑟船长败下阵来,任由小家伙在自己身边转悠。


『五』

最近船员们才发现船长是个严重的幼童控。

阿尔弗雷德可以随意进出船长的办公室与卧室,甚至得到了备用钥匙。

遇到敌船船长不再第一个冲上去杀敌而是要先安置好看起来丝毫不怕还很兴奋的阿尔弗雷德。

声称阿尔弗雷德喜欢自己做的饭所以每天都致力于炸厨房。

但船员们都明白,阿尔弗雷德不过是不想让船长伤心所以才每次都把那盘黑乎乎的东西吃下去。


『六』

亚瑟在遇到阿尔弗雷德之前从没觉得时间转瞬即逝。

然而转眼间那个原本奶声奶气的孩子已经比自己都高了。

然而亚瑟自己的样貌依旧没有改变,这才是最可怕的。

船员们已经习惯了船长每天和老妈子一样唠叨着阿尔弗雷德,后者假装听不到或者时不时还嘴。

这两个人已经可以虐狗了啊。


『七』

一次与海军对轰时亚瑟不慎掉进了海里。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根本不会游泳。

是阿尔弗雷德迅速跳进水里把人拼死拼活的带回船上,还不忘撩起亚瑟额前的碎发。

亚瑟吐了口水醒过来就看见阿尔弗雷德那张稚气未脱的脸,瞬间清醒了还红了脸。

后来船员们大获全胜,也许是看到船长虐狗后突然怒气爆表吧。


『八』

船员们都懂,亚瑟船长和阿尔弗雷德之间有奸情。然而船长自己貌似并没有察觉。

在遇到阿尔弗雷德之前亚瑟一直攻气爆表,再加上用来凸显身高的高跟长靴,都有女王范了。

然而遇到阿尔弗雷德之后直接从女王到人父再到老妈子现在看起来快成人夫了。

此刻船员们看着为了一件小事的面红耳赤的两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九』

“船长终于被表白了!!”这句话一传出不到五分钟就让所有船员都知道了。

所有人都找那个最开始知道这件事的人问情况。

“我去给船长送早饭,听见屋子里有两个人的声音,推开点门缝,看见阿尔弗雷德壁咚了船长还凑在船长耳边
说了什么,看口型是‘我喜欢你’。”

终于表白了啊,船员们可算松一口气。


『十』

亚瑟从没想过自己会被阿尔弗雷德壁咚在自己卧室,而且还被贴着耳朵用超苏的低音炮表白了。

然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拽着手按到在床上了。

我们英明一世的亚瑟船长瞬间就怂了,脸红的番茄一样不敢直视阿尔弗雷德。

哦那样子实在是太诱人了,阿尔弗雷德看着都忍不住了,所以接下来的画面被自主规制了。


『十一』

第二天早上亚瑟捂着腰坐在餐桌一边小声咒骂阿尔弗雷德肯定没有人知道。

船员们都在猜他们船长昨晚经历了什么呢。

阿尔弗雷德如沐春风般站在甲板上看着远处的地平线,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

就这样,亚瑟船长被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攻了。



Fin.

评论(3)
热度(93)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