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Parted ways 续

曾经说过再用手机发文就去食屎的我却依旧用的手机。格式什么的心累到不想管。
——————————分割线——————————

※身份:死刑逃犯x警察
※组合/cp:Dover组/仏英

弗朗西斯彻底从这个城市消失了,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无论亚瑟怎么查阅警局的资料,也无法发现他的行踪。

他向阿尔弗雷德申请调去其他城市追捕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没有同意,而是让他接手了其他任务。

『弗朗西斯那个混蛋到底跑去哪了。』此刻拿着文件翻个不停的柯克兰警官突然说出了这句不该说的话。

他庆幸此刻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人。但为什么会突然想起那个人,亚瑟自己也说不清楚。

此次的案子倒是格外简单,没有几天就将犯人捉拿归案了。

案子结束后亚瑟便申请了四天的假期,理由是近几天精神不佳,继续工作容易发生错误。阿尔弗雷德批准了,并且告诉他好好休息。

“四天足够了”。坐在即将从伦敦飞去巴黎的飞机上的亚瑟如此想着。

他坚信,只要去到巴黎,就可以找到那个混蛋。然后就可以狠下心一枪崩了那个金毛的脑袋。

亚瑟的直觉是正确的。他在巴黎的大街上遇到了伪装完美的弗朗西斯。

谁知道为什么亚瑟能一眼看出他呢。

『又见面了啊,胡子混蛋。』一如既往的语气。亚瑟抓住弗朗西斯的衣领,翠绿色的眼眸中流露出嘲讽。

『但哥哥我可一点不想再遇到你啊。』弗朗西斯拿下亚瑟揪着自己领子不放的手,用嫌弃的眼神看着快要炸毛的家伙。

『我记得你说过,再见到你就可以毫不犹豫的杀了你。我没记错吧。』

『是啊小亚瑟你没记错。但在大街上可不行哦~还不如先去哥哥我的暂住地。』

亚瑟明白自己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枪了结弗朗西斯,所以乖乖的跟在他后面走进了一栋老屋子。

『小亚瑟你要是想动手就赶紧吧,我不后悔也不害怕。』弗朗西斯展开双臂,一副释然的样子看着亚瑟。

『呵,你就这么渴求死亡吗。』亚瑟掏出手枪,对准了弗朗西斯的头。

“胡子混蛋你还记得你之前问我的问题吗?”“什么问题?”“如果你不是逃犯,我愿不愿意和你度过下半辈子。”“哦,所以小亚瑟你的答案呢?”“我愿意。但抱歉,结局无法改变。”“好了,又不是你的错。现在就开枪吧,不然你就要后悔了。”“弗朗西斯,再见了。”

扳机扣响的声音,子弹离开枪膛的声音,血飞溅出来的声音,弗朗西斯倒地的声音……

『啊啊,我真是无情啊,居然直接对准了胡子混蛋你的脑袋。』亚瑟看着地上弗朗西斯的尸体。神色格外的安详,就好像睡着了一般。

『晚安,弗朗西斯。』

『我爱你,无论你身份为何。』

亚瑟拨通了阿尔弗雷德的电话,告诉他自己击杀了弗朗西斯。并要求派人来巴黎把他的尸体带回伦敦。

他一直守在弗朗西斯的尸体旁,看到阿尔弗雷德带着法医来到这栋老屋子,看到他们带走了弗朗西斯的尸体。

『琼斯警官,我想再放一个假。』亚瑟站在阴影中,阿尔弗雷德无法分辨他的表情。

『鉴于你击杀了波诺弗瓦,这次你想要多久的假期都可以哦。』

『那么,就只要一周吧。』亚瑟拍拍衣服,捡起自己扔在地上的手枪离开了这栋老屋子。

亚瑟先一步回到了伦敦,之后便一直窝在自己的公寓中。

他每天都端着一杯红茶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

『胡子混蛋,你下辈子要是还成了和这辈子一样的人,我发誓一定要打死你。』

一周后最热门的消息,就是年轻的柯克兰警官不慎从自家公寓坠楼,当场死亡。

然而这件意外事故的实事只有阿尔弗雷德知道。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滚去下地狱吧。当然了,我也会去那个该死的地方,到时候可别忘了迎接我。”

这是亚瑟·柯克兰警官的遗言。

他打碎了落地窗的玻璃,喝完了最后一口红茶,然后如同一位资深的跳伞运动员一般,从楼上放松的摔落。

如果他最后没有摔的血肉模糊,那么就能够看到,他脸上那个淡淡的笑容。

评论
热度(16)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