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号只发文和一点碎碎念
嗑cp在小号乱嚎

fgo/H×H/tr/aph

大家都该喜欢伊尔迷.

【米英】无限等待.(五)

是啊,连亚瑟都快要开始遗忘了。

那时的阿尔弗雷德是什么样的呢……?


几十年前亚瑟是在一个小巷子里发现他的。

出门寻找猎物的吸血鬼先生寻着浓郁的血的味道发现了倒在小巷子深处奄奄一息的人。

身上有一处致命伤和无数小伤口,但手里还是紧握着一把沾满血的电锯。

"喂,还活着吗。"

亚瑟蹲下来,因为血的味道刺激而变成红色的眼睛紧盯着很可能会成为自己晚餐的家伙。

"…活着呢。"

金发的年轻人努力睁开眼睛,用力想坐起来却不小心扯到伤口疼的倒吸一口气。

亚瑟出于看笑话的心情把他扶了起来靠在墙上,这才发现原来地上的血已经聚成了不小一摊。

"即使活着也活不了多久了吧。"

"别这么诅咒我啊该死的…!"

年轻人没能拿电锯伤到亚瑟丝毫,甚至已经没有拿起它的力气了。

他确实清楚的知道自己快死了,但如果可以的话真的想活下去啊。

"其实…你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吃。"

发现青年绝望的眼神,亚瑟这么说到。

"先治好你的伤再吃你也可以。"

不坦诚的吸血鬼先生盯着青年蓝色的眼睛,红瞳又变回翠绿。

"你是吸血鬼啊…我刚刚都没发现。"

因为失血过多而头晕眼花的青年这才注意到对方说话时露出来的四颗又长又尖的牙齿。

自己居然会被这种生物救,真讽刺,不过也没办法了。

"所以先和我回家。"

亚瑟说着把他架了起来,还顺手拿起了地上的电锯。

青年用有点难以置信的看他,又被亚瑟尖锐的眼神瞪回去。

"我是亚瑟·柯克兰,你呢。"

"阿尔弗…阿尔弗雷德。"


"然后呢?"

阿尔弗雷德忍不住打断他,这让亚瑟有点生气。

"然后我带他回来了这里,开始治疗他的伤口并且清理了他的衣服和电锯。顺便你该懂点礼貌。"

亚瑟简短有力的在句末批评了阿尔弗雷德的无礼,清了清嗓子来之后继续讲。

"他在这里住了很久,但我说实话一次都没有过把他当做食物看待。"

"也就是说亚瑟和那个我是日久生情?"

没什么耐心的小伙子又开始提问。

"是的是的,你给我闭嘴!"

这次亚瑟是真的生气了,甚至翠绿的眼睛都在他吼的瞬间变成了红色。

小狼崽看他的样子被吓了一跳,头上毛茸茸的大耳朵都垂下来。

"…对不起嘛,你继续讲。"


阿尔弗雷德死的时候才只有二十岁。

他告诉我了,他的是靠夺取别人的性命赚钱,但并非暗杀,而是用电锯把对方切成两半。

说好听点是杀手,说不好听就是个杀人狂。

他伤好了才没多久就又去接活了,还是上次派给他任务的那个人。

"并没有责备我上次的失败而是宽宏大量的让我再帮他一次。"

阿尔弗雷德开心的说,把最后一口汉堡塞进嘴里。

"所以我今天要出门工作了!"

"那祝你好运。"

亚瑟把外套和电锯递给他,抬起头在阿尔弗雷德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这次小心点。"

但阿尔弗雷德没能回来。


说是既往不咎的雇主其实在暗地里派了人杀他灭口,阿尔弗雷德没猜到,亚瑟也没有。

孤身一人的年轻杀手就这么被包围了,亚瑟找到他的时候已经迟了,见到只有冰冷的没有头颅尸体和满地鲜血。

但亚瑟不愿相信自己爱着的人死掉了,他孤独的回了家,在那栋大房子里孤单的等了五十六年。

每天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打扫着阿尔弗雷德曾经住过的房间。

"他会回来的。"

亚瑟总是这么自言自语。

但他说对了,阿尔弗雷德回来了,即使变了点模样,但亚瑟还是一眼看出这就是他。

命运和上天还是眷顾着他的。

毕竟第五十七年,他不再孤独了。

评论
热度(28)

© 三嶋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