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开✨


“不会画画的推歌博主不是好文手✌”

喜欢APH/K/DGM/刀男
产粮主米英/露中/石青
注意自带避雷针

三次喜欢非常小演员
主推荒木宏文/崎山つばさ
我爱他们一辈子

挖坑不止填坑随缘
糖里裹刀刀上加刀
文风看心情字数看文力

欢迎在评论区和我骚聊

比颗心❤

【压切宗】自杀式恋爱.

@Paul 的文。
节假日还要上课真是辛苦啦,摸摸头❤

————————————————

「今天也要加班吗?」

宗三盯着自己半小时前发给长谷部的信息发呆,对方依旧没有回复,他就一直这么裹着灰色的懒人毯蜷缩在沙发上等自己的恋人回来。

说是恋人,但两人间的关系其实很暧昧不清。



"以杀死另一方为目标的恋爱,不会再有第二例了吧。"

当初宗三盯着长谷部的紫藤色的眼睛这么说到,对方甚至没抬眼看他,就只是微微点了头。

"我在你的咖啡里放了安眠药。"

长达十分钟的沉默后长谷部这么说,端起他自己的餐具起身离开。

宗三看了看自己面前已经冷掉却还没喝一口的咖啡,叹了口气仰头一饮而尽。

药量并不足以致死,却让他在反锁了房门的卧室昏睡了两天。



早在那之前长谷部就开始了对宗三的谋杀,而在那之后也从未停止。



"你就不怕哪天真的被他杀了吗。"

歌仙曾经为此深感担忧。

"我相信他不会。"

宗三的声音很轻,带着疲惫与一种不可言喻的自信。

"…你们两个都疯了。"

"谁又说过不是呢。"



直到被长谷部紧掐脖子,窒息感与恐惧一起漫上大脑的那刻,宗三都没有反抗。

"…你不会…的…"

长谷部漂亮的紫藤色眼睛充满了血丝,它盯着宗三渐渐涣散的瞳仁,直到它彻底失去了小小的亮光。

连同着一起消失的,是心跳与呼吸。



宗三左文字死掉了,死于恋人的谋杀。



其实长谷部早该想到了,但他又没想到。

"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太累了。"

他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辩解道,甚至没去处理倒在沙发上的宗三的尸体。

"神啊,请原谅我的罪过…"

疯狂的基督教徒紧握着手中的十字架,经过卧室的书架,经过恋人的尸体,最后止步在大大的落地窗前。

无法被神原谅,走投无路的虔诚教徒选择了用自己的生命来赎罪。

血肉模糊甚至无法辨认是人类的尸体,落入地狱的可悲的灵魂。



他罪不可赦。

评论
热度(24)

© 废狗文手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