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开✨


“不会画画的推歌博主不是好文手✌”

喜欢APH/K/DGM/刀男
产粮主米英/露中/石青
注意自带避雷针

三次喜欢非常小演员
主推荒木宏文/崎山つばさ
我爱他们一辈子

挖坑不止填坑随缘
糖里裹刀刀上加刀
文风看心情字数看文力

欢迎在评论区和我骚聊

比颗心❤

【石青】猫又.

花鸟风月的文先放放,我写点别的换换心思。

关于猫又,我去查了一下之后按照自己想法改了一点设定…希望读起来不会很奇怪。
依旧是深夜困炸了也要写文,剧情可能有点赶,读起来可能不太顺什么的很抱歉。


————————


石切丸捡到一只猫。
不长不短的毛在阳光下看起来有些墨绿色,右边的眼睛被长长的毛挡住只露出黄色的左眼。
乍一看那眼睛就像琥珀。
石切丸总觉得这猫哪里不太对劲,是哪里来着…
“喵——”
蹲坐在他门前的猫像是不满他的走神一样叫了一声,黄色的眼睛就这么盯着他的脸。
知道是哪里不对了,石切丸看了眼猫的尾巴,是两条。
原来是只猫又啊。

因为从小就能看见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的缘故,石切丸甚至快要忘了有些妖怪是其他人不太容易察觉到的,比如猫又。
它们在普通人面前隐藏的太好了。
眼前这只光明正大待在门口的猫又大概是没发现自己能看见它分叉的尾巴,甚至还打算靠过来蹭蹭面前人的腿。
“要怎么办呢…”
即使心里正纠结的要死石切丸还是把它抱了起来带进屋。
墨绿色的猫又被放下后完全不设防的趴在了地毯上,又软绵绵的叫了一声闭上眼开始睡觉。
看着已经睡过去的猫又石切丸心里五味杂陈,现在再把它抱出去不合适,但这么留它在家也不放心。

但说实话盯着它看了一会儿之后石切丸明白了自己老哥三日月说的那句话。
“有了猫你就是人生赢家了。”
真的,已经觉得自己的人生赢了人家一大截,即使趴在自己面前的是有两条尾巴的猫又也无所谓。
反而还比其他人的猫更高级呢。
被奇奇怪怪的想法冲昏头脑的石切丸突然就觉得这么把它安置在这儿一天也无所谓,如果出了什么事自己能应付的来吧,大概。

结果什么都没发生,猫又趴在那里睡了一个下午外加整夜,根本没醒来过。
石切丸当天晚上做了个被猫们团团围住的梦,早上都是带着傻笑睡醒的。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他打了个哈欠揉着有点炸毛的脑袋走去客厅,发现晚上临睡看时还趴在地毯上睡觉的猫又不见了,桌上还多了一份绝对不是自己现在的水平能做出来的早饭。
“现在的海螺姑娘有伪装成猫的习惯吗…”
盯了早饭差不多三分钟石切丸终于决定吃它,因为自己是真的饿,而且没时间再现做一份了。

从早上到现在已经下班了,做好随时被毒素蔓延全身死掉这个心理准备的石切丸意外发现自己貌似没什么事儿。
不是貌似,是肯定。
那看来就是真的海螺姑娘了,虽说癖好奇怪了点。
想着该怎么答谢人家回到家打开门的一瞬间石切丸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彻底清零了。
“欢迎回来,请问要先吃饭还是先吃我呢?”
大概是穿着自己衬衫的青年走过来,墨绿色的头发披散在背后,长长的刘海遮住右边眼睛。
顺带一提,头上有对显眼的耳朵,背后也有正在摇的尾巴。
是两条。

由于画面实在太过刺激石切丸当机了那么一会儿,回过神已经被按在了沙发上。
看来是昨天那只猫又的青年跨坐在自己大腿上慢慢贴过来,露出来的黄色左眼瞳仁慢慢变圆。
本以为会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石切丸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结果人家只是蹭了蹭他的脖子,从嗓子里发出满足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看来还是自己脑子里不干净的想法太多了。
反应过来对方依旧是猫的石切丸抬手摸了摸它的脑袋,成功获得一只舒服到彻底瘫在自己身上的猫又。
人生巅峰不过如此。

“…请问你是从哪里学来那句话的?”
冷静过来后石切丸撑起眯着眼睛一副很享受样子的猫又问到。
“难道不应该这么说吗?”
猫又歪过头去,头上耳朵跟着抖了抖,但脸上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既然以后就要住在一起了没关系的吧。”
趁石切丸发蒙猫又再一次趴回怀里,还讨好似的蹭蹭他的侧脸。
“请对我负起责任哦,我是指三餐之类的。”

“所以说,你捡了只猫又回家?”
电话那头的三日月笑笑,自家三弟会做出这种事他并不觉得奇怪,反正从小家里就没养过常人能察觉到的动物。
“对…而且比我想象中难对付的那种。”
石切丸无奈的摸了摸变回猫样子缩在自己身边的猫又,毛茸茸的脑袋还主动蹭了蹭自己的手。
“哈哈哈挺好挺好,不过等它真正变成麻烦的时候一定要扔掉哦。”
电话被挂断了。
会变成麻烦吗…石切丸扭头看着它,它也抬眼看回来,唯一可见的黄色眼睛里瞳仁细成一条线。
不会的,他坚信。
就这样下去也不错。

“等一下,其实你一开始就知道我看出来你是猫又了吧?”
“是啊,所以才能安心住在这儿。”
“……”

评论(6)
热度(81)

© 废狗文手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