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请接吻【米英】

七月六日,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闹钟还是在六点半准时响起,亚瑟也依旧醒的比闹钟早那么几分钟。起床、更衣、洗漱……然后是他最不擅长的下厨。每个月的工资至少有四分之一都用在了维修厨房与更换厨具之类的事上,由此可见柯克兰先生的厨艺实在是不敢恭维。

烧焦了一面的鸡蛋与看起来算得上完美的抹着一层黄油的烤面包——只是把面包放进烤面包机里对他来说非常简单,可以打包票不会出什么意外——哦对,还有一杯替代了热牛奶或者咖啡的红茶。

早饭时间他潦草翻阅了当天的报纸,没有什么太感兴趣的消息,但关注时政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有些关乎他近期来的工作。


收拾完餐具与略显凌乱的厨房后亚瑟决定出门。


“周末也不能一直窝在家里,每个人都需要呼吸新鲜空气。”这是亚瑟的原话,当阿尔弗雷德又拒绝出门而选择继续打游戏时他总会这么说,然后拔了手柄与电视的连接线。无论美国小伙如何抱怨都没用,最后的结局一定是被带出门去,像个已经退休了的老人似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用面包屑喂鸽子,或者去花店买一束艳红的玫瑰。

有时那束玫瑰会被平平安安地带回家插在花瓶里摆在餐桌正中央,有时则会被阿尔弗雷德在街上一边说着“我爱你”一边塞入亚瑟怀里。

而他呢,明明应该习以为常的事情却总在紧要关头害羞起来,像个孩子一样红着脸不顾一切地丢下其他人往前跑。即使在被抱了个满怀之后也嘟囔着,命令对方放开。

十分可爱,就好像发脾气的幼猫。阿尔弗雷德总是这么想着。


今天也不例外。更何况,是接吻日。


街道上的风景一如既往,来来往往的人群与街上的车辆。亚瑟不喜欢改变,无论什么都是。安于现状让他感到无比安心与幸福。

经营花店的姑娘见他来了面带微笑地递上一束玫瑰,“又是去见您的恋人啊,真好呢,我和我男朋友前两天才和平分手了。”

“……会找到真正爱着自己的人的,”亚瑟少有地笑了,把钱递给有点羞涩的姑娘,“我该走了,不然他又会说我迟到。”


“接吻日快乐!”阿尔弗雷德扑上来抱住他,从额头到眼睑、到脸颊,紧接着是嘴唇。

两人笑着拥抱、亲吻、在客厅里喝一杯咖啡,聊一聊最近发生的事情…

当然,这些已经都是过去式了。


现在剩下的,只有被埋在土里的棺材与一个立在土上的墓碑。

把已经凋谢的花摆到一旁,放下自己手中鲜艳的红玫瑰——按照他的遗愿从未带来过“代表死亡”的白玫瑰——亚瑟用手帕仔细擦拭掉墓碑一面上的灰尘,轻轻吻在角落。

“接吻日快乐,阿尔弗雷德。”

评论(5)
热度(26)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