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H‖DGM‖K‖俳优/声优

近期沉迷:三日鹤/烛压切/石青


不高冷好勾搭,ID是QQ号,欢迎来找我玩
 

她站在公寓楼顶,半眯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望些什么。


正是中午,太阳格外的毒辣,汗顺着她小麦色的皮肤流下来,也许是有一滴流进了眼里,她皱了起眉,却迟迟不肯抬起手揉一下已经紧闭起来的单边眼睛。

大夏天的没有风,再加上直射在皮肤上的阳光,一般来说没有姑娘偏要赶在这种时候跑到楼顶靠着发烫的栏杆发呆。

但她是个例外。


突然之间翻越栏杆毫不犹豫地跳下去,在即将与地面发生亲密接触时化身成一只肉乎乎的麻雀——当然鸽子也好,只是对麻雀偏爱多一点罢了——扑腾扑腾翅膀飞起来,穿过人群与一栋栋高楼,在城市里自由穿梭。

“下半生就这么度过倒也不错。”


但现实注定没有那些美好的幻想,就只是整个人以一个并不美观的姿势落到地面上,骨头摔的粉碎血液也紧接着涌出来,还没来得及感受疼痛就已经死掉了。那之后不知道过去多久才会被人发现,然后尖叫着报警。家人为自己办一场葬礼,血肉模糊的遗体被扔进火化炉最后只剩一盒骨灰。

“这样…也凑合吧。”


塞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她不得不停止自己没边儿的幻想。

“妈妈今天也要加班,你自己做点饭吃吧。”还是一样,要加班。

“哦,我知道了。”也没什么想说的,只是简简单单地回答一句就挂了电话。她盯着手机屏幕愣了几秒,抹了抹额头上快要滴下来的汗回去了。


家里有空调和冷饮,为什么要跑到天台上来呢?

哦对,是因为无意间看到了父母的离婚证。


但现在,什么都无所谓了……大概。


“只是这么天马行空了一小会儿就可以了吗?”

“足矣。”

评论
热度(16)
© 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