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开✨


“不会画画的推歌博主不是好文手✌”

喜欢APH/K/DGM/刀男
产粮主米英/露中/石青
注意自带避雷针

三次喜欢非常小演员
主推荒木宏文/崎山つばさ
我爱他们一辈子

挖坑不止填坑随缘
糖里裹刀刀上加刀
文风看心情字数看文力

欢迎在评论区和我骚聊

比颗心❤

涨粉 然后掉粉 然后涨粉。
你们进进出出很好玩吗…?

+

最近写文不是很顺手啊,更新快慢看命吧

+

【露中】僵尸先生和他的熊崽子.(二)

白色蓝色相间的景色,雪、风和一片荒芜的大地。

伊万小时候就生活在这里,在雪原出生在雪原成长。

他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都和他一样有着奶白色的头发,伊万喜欢自己头发的颜色就好像他也很喜欢自己的姐妹。

即使妹妹娜塔莎喜欢每天都粘着自己不离开,即使姐姐冬妮娅是个爱哭鬼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就流泪。

"为什么我们要生活在森林里?"

伊万靠在没有树叶的白桦树旁这么问冬妮娅。

"因为我们不是人类,不能让其他人发现。"

姐姐温柔的回答,摸摸他蓬松的头发,伊万舒服的动了动头上圆圆的白色耳朵。

"我们在这里就很好,不是吗。"

冬妮娅总是这么...

+

换个头像✨

+

【露中】僵尸先生和他的熊崽子.(一)

要饿死了。

伊万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十分不甘心的往有光的地方爬去。

意识十分模糊的,他问到了什么类似于人类的气息,离他越来越近,于是依旧保有肉食动物本能的他伸出手,抓住对方的衣服一角。

"你好啊小东西?"

分不清是什么的活物蹲下来,声音听起来很轻快。

"看你状况不太好啊,要我带你回家吗?"

伊万听到带他回家这四个字赶紧点头,虽说幅度微弱的几乎不可见,但对方看清了。

"那我要抱你咯。"

伊万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回应他的话了,就只能被对方突然一下扛在了肩上,往他也不知道是哪的地方走去。

"看样子你是从北方来的,真不...

+

下一个写露中!
石青那个没什么灵感先鸽着x

+

【米英】无限等待.(终)

"一周年快乐!"

亚瑟拿着从不可言说途径弄来的血袋回到家,打开门的一瞬间被喷了一头彩纸花。

阿尔弗雷德端着一个黑红色的蛋糕凑上前,背后的尾巴大幅度摇动。

"…你这是想干嘛。"

"庆祝咱们恋爱一周年啊!"

亚瑟摘下头上最后一条粉嫩嫩的彩纸,一个血袋就砸在阿尔弗雷德脸上。

"笨蛋吗你?!"

被砸即使不痛不痒也有点委屈的狼人叼着血袋在尽量不弄破它的情况下放回亚瑟手上,背后的尾巴垂了下来。

"因为这真的很重要啊,亚瑟和我已经度过365天了,为什么不开心?"

亚瑟被阿尔弗雷德委屈的眼神盯...

+

【米英】无限等待.(六)

"我和他一点都不像。"

阿尔弗雷德听完亚瑟讲的故事果断摇头,头上金色的大耳朵也跟着动来动去。

"我不是人类,不是杀人狂,也没杀过人。"

亚瑟喝了一口面前的红茶,开口讽刺。

"是啊,你甚至没有一份正式工作。"

"…但我和他一样喜欢你!"

阿尔弗雷德根本没在意亚瑟的话,抬起头来与他四目相对突然从嘴里蹦出这句话。

太直球了,亚瑟差点没忍住喷出来嘴里还没喝下去的一口红茶。

"咳咳,你突然说什么啊笨蛋!"

肤色苍白的吸血鬼先生脸红了,看来并不是因为被呛到。

"可我说的就是实话...

+

【米英】无限等待.(五)

是啊,连亚瑟都快要开始遗忘了。

那时的阿尔弗雷德是什么样的呢……?

几十年前亚瑟是在一个小巷子里发现他的。

出门寻找猎物的吸血鬼先生寻着浓郁的血的味道发现了倒在小巷子深处奄奄一息的人。

身上有一处致命伤和无数小伤口,但手里还是紧握着一把沾满血的电锯。

"喂,还活着吗。"

亚瑟蹲下来,因为血的味道刺激而变成红色的眼睛紧盯着很可能会成为自己晚餐的家伙。

"…活着呢。"

金发的年轻人努力睁开眼睛,用力想坐起来却不小心扯到伤口疼的倒吸一口气。

亚瑟出于看笑话的心情把他扶了起来靠在墙上,这才发现原来地上的血已经聚成了不小一摊。

"即使...

+

【石青】在你身边.(上)

文手挑战二十热度的一篇糖+预定三十热度的一篇刀(糖里有刀)

分三篇完结.

——————————————————

青江可以看见幽灵。

这件事是从他出院后才开始的。

为什么青江会进医院呢,他自己也记不太清,好像是被车撞了吧…但在病房醒来的时候身上就只有一点皮外伤。

好像还不止是车祸的记忆,关于之前的自己青江觉得很模糊,就好像前二十年都是另一个人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一样。

但说到底,被车撞了的自己现在还能活着并且没有受什么伤就是最好的了。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他不禁这么感叹。

青江没在医院呆多久,不到一周就出院了。

走出那栋白色建筑的一瞬间,他发现看到的,...

+

黑色衣服.

文手挑战热度10的随笔。

————————————————————

"不穿黑色的衣服我会消失的!"

圆子无论什么时候、在哪里都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被问起原因就会这么大声回答对方。

"为什么不穿黑衣服就会消失呢?"

人们这么问到。

"我也不知道,但事实就是这样。"

说到底圆子自己也不清楚理由,但她坚信事实就是这样,所以从小到大衣柜里都只有黑色的衣服。

人们不喜欢圆子,至少大部分不喜欢她。

但圆子即使被大家用异样的、责备的、愤怒的眼光包围也没打算换掉自己身上黑色的衣服。

因为如果那样,圆子就会消失了。

消失的无影无踪...

+

来。

+

【米英】无限等待.(四)

"哇哦,亚瑟你可真懂我的品味。"

环视一圈亚瑟给自己准备的房间,阿尔弗雷德满意的这么感叹到。

比如立在一旁的吉他,墙上的超级英雄海报,书柜上整齐摆好的漫画和印着黄色星星的被子。

"但从无论当初还是现在在我看来这都像个儿童房。"

亚瑟站在一旁挖苦,朝突然有点生气的阿尔弗雷德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英雄才十九岁!有点童心怎么了!"

年轻狼人不满于吸血鬼的话,这么反驳到,但看起来他说完亚瑟笑的更开心了。

"好的好的,童心未泯哈哈哈哈哈。"

亚瑟微微抬头看阿尔弗雷德气的脸颊发红,心里一阵暗爽。
"你明...

+

【米英】无限等待.(三)

亚瑟带阿尔弗雷德回到家才发现,家里早就没有可乐囤货了。

"那个…喝红茶可以吗。"

他有点心虚的问到,对方回给一个爽朗的笑容。

"哈哈哈当然!碳酸饮料什么的明天你去买就好了!"

"我白天出不了门的喂!"

看来狼人还是没法明白吸血鬼先生的苦衷啊,比如被阳光直射会烧伤之类的。

"那就晚上啊,我陪你一起去。"

阿尔弗雷德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似的就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等着亚瑟沏茶给自己。

"你不会是准备在这里常驻吧。"

看出事情走向不太对的亚瑟停在厨房门前朝不知道还是不是恋人的家伙问。

"...

+

【米英】无限等待.(二)

虽说把陌生人带回自己家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但双方的举止怎么看都不像是陌生人,比如边走边聊还开心的牵着手这点。

"亚蒂你的手还是这么冷啊。"

明明是第一次触碰到吸血鬼先生的阿尔弗雷德这么说到,紧接着在亚瑟略带疑惑的目光中猛然想起来这件事。

"等一下,我明明是第一次碰你啊…"

"但看你的反应好像并不是第一次呢。"

亚瑟低头,阿尔弗雷德大自己一圈的手紧握着自己的手,偏高的体温从掌心传来,明明没有体温的吸血鬼先生都有了自己也暖融融的错觉。

"五十六年前你就是这么握住我的手的。"

用阿尔弗雷德听不清的小声音呢喃...

+

【米英】无限等待.(一)

吸血鬼亚瑟·柯克兰先生孤独的活在世上第五十六年。

当然不是说他只有五十六岁——亚瑟的年龄他自己也数不清——而是他孤独的等着一个人已经足足过了五十六年。

在这之前他并不是孤独的,至少有几十年并不是。

他遇到过一个自己爱着并且对方也爱着自己的伴侣,有着漂亮的金色头发和海一样颜色的蓝眼睛。

然后他死了。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亚瑟的伴侣是人类,终究逃不过生老病死,最后死在了容颜丝毫未变的亚瑟面前。

现在亚瑟在等待,等待自己最爱的人再次与自己相遇,他在主动寻找对方,他也希望对方在主动寻找着自己。

即使几率微乎其微,但他从没放弃,足足五十六年。

拥有无限时间的吸血鬼先生最不怕...

+

【2.0】【整理】各种测试/生成器 产粮/脑洞/生娃/恶搞用

码x

SSulfuR:

一块冰冻橙子-好冷啊我在东北玩泥巴虽然东北不大我在大连没有家:



#勿❤️!勿❤️!!勿❤️ !!!【提醒太麻烦了orz】



#转载推荐随意



#欢迎补充



#更新:少量添加,加入vonvon



在线随机数字生成器【抽奖抽梗用】



用于肝人设【还可以当换装小游戏玩】



手写输入网页在线识字



对联生成器



ban次元...

+

【石青】"我".(零)

*教师石切丸×多重人格青江

**角色"死亡"有,注意避雷

***深夜写文神志不清有不通顺的地方很抱歉

——————————————————

"我们都会死去。"

青江的话被验证了。

没过多久那个不爱说话的人格就消失了,再也没出现来主导这个身体。

青江还是和往日一样,但从漂亮的黄色眼睛中随时可以读出他的不安。

"我不想死。"

他每晚都要呢喃,然后蜷缩着,用被子盖过头顶。

可谁都没能改变命运。

大家都消失了,连带最初的,石切丸最爱的那个青江。

没有了灵魂主导的躯壳,说白了只是个空壳罢了。

再也没有愤怒、...

+

【石青】"我".(二)

*教师石切丸×多重人格青江

**角色"死亡"有,注意避雷

***深夜写文神志不清有不通顺的地方很抱歉

——————————————————

"我会消失。"

青江哭着这么说到,声音颤抖着,忍不住抽噎。

"为什么?"

"不知道,但我说不定哪天就再也见不到石切丸了。"

他说着,眼泪止不住的啪嗒啪嗒落下来,滴在木地板上。

石切丸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好羡慕主人格啊,他不会消失,他会被爱着。"

青江用双手挡住眼睛,慢慢蹲了下去。

"你...

+

【石青】"我".(三)

*教师石切丸×多重人格青江

**角色"死亡"有,注意避雷

***深夜写文神志不清有不通顺的地方很抱歉

——————————————————

孩子气不见了。

青江打电话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石切丸手里的教案和卷子落了一地。

"我没办法了解他的情况…两天了…"

青江的声音带着哭腔。

石切丸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抱紧他,手轻轻拍抚青江的背。

怀里的人轻微的颤抖着,抬起手来回抱他。

"孩子气也消失了?"

"嗯…"

青江把下颚抵在石切丸肩上,闭上眼。

"我这两天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

【石青】"我".(四)

*教师石切丸×多重人格青江

**角色"死亡"有,注意避雷

***深夜写文神志不清有不通顺的地方很抱歉

——————————————————

"青江最近都没有生气呢。"

把早餐放在桌子上,石切丸拉开椅子坐下,对面的恋人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暴躁型最近没有出现吗…?"

"是啊,大概一周吧。"

嘴里嚼着东西有点口齿不清,但青江还是能听懂石切丸说了什么。

可惜我和他并不是互通的。

青江小声呢喃,叉起一块培根塞进嘴里。

"再观察一下吧,或许只是最近的问题呢。"

石切丸安...

+

【石青】"我".(五)

*教师石切丸×多重人格青江

**角色"死亡"有,注意避雷

***深夜写文神志不清有不通顺的地方很抱歉

——————————————

"早啊石切丸…"

青江晕乎乎的坐起来,双人床的另一侧已经没有余温了,被喊了名字的人在衣柜前系着衬衫口子扭过头来。

"怎么了?"

"昨天他们都做了什么。"

石切丸又把头扭回去,叹了口气。

"早上的时候因为盘子失手摔碎了一个而大发雷霆,蹲下收拾碎片的时候不小心割到手哭着找我问药箱在哪里,贴上创口贴之后坐在沙发角落发呆整整一小时问话基本上也不回答,然后...

+

⭐…

+

目录

关于我文章的整理归类。


不同作品不同cp都会分类,希望大家翻我的文章更便利。


——————————————————


【刀剑乱舞】


〖花鸟风月青江中心〗《杂》<1><2><3><4><5


〖石青〗<无名短文><><猫又><告白不成继续做师生啊><年度最美妄想><未知禁区><恋人约等于阻隔剂><在○月×日死掉了


〖石青〗《非日常》<1><2><3><4><5


〖花鸟风月中心(未完)〗<><牡丹


〖三日鹤〗<多半是情投意合


〖压切宗〗<自杀式恋爱


——————————————————...


+

【石青】在○月×日死掉了.

"青江。"

"嗯?"

摆弄着墙上蝴蝶标本的恋人扭过头,被禁锢在相框里的蓝色蝴蝶倾斜着挂在墙上。

"你终于回来了。"

石切丸没头没尾的这么说到,青江有点迟疑,但还是回给他一个微笑。

"我回来了。"

石切丸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起身去抱他,下巴抵在青江的额头上。

青江越来越喜欢蝴蝶标本,自从他回来以后。

贴着米黄色壁纸的墙上挂了一整排样子各异的蝴蝶。

他最喜欢那只蓝色的,每天都在摆弄。

拿下来,凝视,在挂回去。

只有它是歪的,也只有它是被爱的。

"青江。"

"嗯?"...

+

伊芙洛站在粗壮的树下看着自己的兄弟和大狗玩的正开心。
蚁穴。

他低头,凝视着那个小土堆和不断进出的黑色生灵,然后把手中的水瓶倾斜。

哗啦。

土堆被冲垮,虫子们四散开来。

但坦格尔还是没有看向这边。

他真的看不到自己吗,伊芙洛这么想到。

他不止一次这么想。

近乎一样的长相,相同的服装,相同的家人,相同的卧室…什么都是一样的,除了——兄弟看不到自己——这点以外。

"我该怎么办?"

伊芙洛脑子里又浮现出这句话,他从小就在想,一直想到现在。

"我该怎么办…?"

大狗的吠叫声,兄弟的笑声,蝉鸣声…

烦躁与不安。

伊芙洛又一次努力,然后又一次...

+

我旋转炸裂升天

Paul:

依然是青爹的孩子
我超喜欢这两只以后还会画!
到时候攒一起发粗出来
以及青爹在扩列你们可以去看看
戳这里 @废狗文手秋半青
我吹爆她!!

+

😭😭😭帆哥太棒了我吹爆她

Paul:

朋友的崽x

+

【压切宗】自杀式恋爱.

@Paul 的文。
节假日还要上课真是辛苦啦,摸摸头❤

————————————————

「今天也要加班吗?」

宗三盯着自己半小时前发给长谷部的信息发呆,对方依旧没有回复,他就一直这么裹着灰色的懒人毯蜷缩在沙发上等自己的恋人回来。

说是恋人,但两人间的关系其实很暧昧不清。

"以杀死另一方为目标的恋爱,不会再有第二例了吧。"

当初宗三盯着长谷部的紫藤色的眼睛这么说到,对方甚至没抬眼看他,就只是微微点了头。

"我在你的咖啡里放了安眠药。"

长达十分钟的沉默后长谷部这么说,端起他自己的餐具起身离开。

宗三看了看自己面前已经冷掉却还没喝一口的...

+

当着鹤丸的面掏出秀着华美鹤纹图样的布,然后说"我很喜欢鹤啊。"

三日月绝对做的出这种事。

+

© 废狗文手秋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