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没什么产出是因为状态不好,调整好了就把脑洞都填上。

+

写着玩玩不标tag.

"咱们要去哪。"石切丸问。
"不知道。"青江答。

汽车在深夜的公路上行驶,路灯的光透过车窗,青江的影子映在石切丸身上,随着灯光位置的变换消失后又再次出现。
青江望着窗外空旷的街道与远处巨大的烟囱,灰白色的烟囱的顶端缓缓冒出,消失在墨色的天空中。
他想起来小时候和朋友们进去探险的废弃工厂,生锈的铁门、碎了一地的灯泡、手掌一般大的锁头,和空气中弥漫的灰尘。
这一切青江都记忆犹新,那座工厂也有一个巨大的烟囱,但早就不再冒出烟雾。
就好像他自己,也没法像高中时候那样吸一口烟然后耍帅的吐出烟圈了。

一切都会变。青江熟悉的事物变少了,青江熟悉的人变老了。
但或许...

+

歌仙也来了,闺蜜组凑齐。
他好重噢,坐在盒子上会往前倾然后掉下来,真不愧是文系猩猩(。

+

从小到大性格不变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呢?
我身边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现在的性格和小时候差别都很大,我本人也是,大部分都是从开朗变成有点内向。所以写文时写一个孩子从小到大性格都没什么变化会不会不太合适。

+

猫。

+

fate系列真好看。

+

停服维护之后加了个料事如神的成就???我登录一看自己居然完成主线任务了吓了一跳💦

+

深夜就需要神志不清的发言

石切丸应该是暖乎乎肉嘟嘟的那种,冬天可以抱着他(被他抱着)取暖,人肉垫子的舒适程度五颗星。

青江大概体温偏低,夏天凑在一起不会觉得很热(被他嫌弃另说),夏日解暑程度五颗星。

所以说你俩真配。

+

oneshot真是好游戏啊…我甚至想产点粮。

+

🔹是个置顶🔹

三嶋秘子.

刀男坑未必常驻的十八线文手,APH半退产粮看命,也写点干巴巴的原创。

蜂须贺过激推,莺丸是白月光,日常想和大典太结婚(误

cp主食包莺/长蜂/石青,有点雷冲田组。

想扩列的话走QQ:1360471475,自认为是个有趣的人,欢迎来找我玩❤

+

晚上六点半,长谷部正抱着笔记本电脑工作,宗三在外面嗨了一天终于回来了,背上还多了把吉他。

你们自由职业者就是不一样。长谷部有点气,毕竟他每天的工作量之大已经严重危害到了发际线。宗三根本没掉过几根头发,只有自己头发一薅掉一把。

"给我留饭了吗?"宗三问,把吉他拿下来好歹立在沙发旁边,踢掉了脚上的短靴连拖鞋都懒得换就打算光着脚去厨房翻冰箱,果不其然被长谷部拦下了。

"冰箱里只有你没喝完的牛奶和几罐啤酒,点外卖吧,"长谷部把他摁在沙发上再转身去鞋柜拿拖鞋,扔在宗三脚边,"先把鞋穿上,我这边忙的要死你别添乱了。"

他要到更年期了吗,明...

+

愿你正确

愿你被爱

愿你笑

愿星星埋在你眼里

愿风吹拂你的裙摆

愿你亲吻自己

愿你幸福

你会幸福。

你是星星。

+

【十五题】我 杀 我 自 己.

1.水洒在手机上,黑屏了

2.眼镜掉在地上,碎了

3.游戏玩到一半突然死机

4.小脚趾撞到桌角

5.姨妈血沾在白裙子上

6.AJ被踩了

7.写到一半的文档不小心关了

8.百元大钞掉进水坑

9.撕纸撕歪了

10.看剧被老板抓现行

11.被纸割伤

12.翻tag吃到对家粮

13.补款地狱

14.橡皮擦掉了不该擦的地方

15.出门后发现衣服穿反了

(伪)16.国庆假要结束了作业还没动

+

我们是低保真时报

+

越来越觉得长蜂是蜂须贺单向粗箭头,四刷刀音2之后更确信了。

+

过于悲伤引起不适💦

+

莺丸老师您到底交不交稿.

长谷部连续第四天踏进莺丸家的前院,按门铃却没人来应门,他等了一会儿索性顺着小路绕去了后院。

穿着灰绿色和服的知名作家莺丸在截稿日前一天正蹲在后院修理草坪,稿子几乎一笔没动,等他可算是把这片草地修剪到满意了,刚抬起头就看见负责自己的编辑长谷部一副要吃了自己的表情。

莺丸已经习以为常了,毕竟从他开始负责自己第一天到现在一年多了,每次长谷部到家里来的时候都是这幅表情。

"您还真是有闲情逸致啊。"

长谷部冷笑了一声,走上前把想莺丸拉起来,后者手里握着大剪刀身上沾的都是土,看着自己的编辑露出一个意义不明却很欠打的笑容,然后拒绝了人家的好意。

长谷部也习以为常,甚至早就能无视...

+

我这个月貌似还没有什么正式的产出,惭愧了。

+

他真的很适合唱温柔的慢歌。

+

除歌仙外花鸟风月其他三刃的测纸结果

之所以没截歌仙的是因为我不太满意(。

+

战栗杀机真好看(捅刀真爽),为什么我没早点吃这个安利

+

流氓片段。

大包平光着身子准备离开露天温泉的时候正好审神者也光着身子走进来,两人在门口碰面,然后一起停下脚步,四目相对了至少五秒钟。
他这时才想起来本丸里无论是温泉也好厕所也好都不分男女。
还缺少人类常识的付丧神们并不知道出入温泉要裹浴巾,大大咧咧的二十三岁成年女性也没告诉过他们这点。
她明显是故意的,毕竟她自己并不在意,还乐在其中。
可并不代表付丧神们也不在意。
比如她面前这位几百岁了的童贞,一不小心瞟到她B罩杯的胸后脸红的像猴屁股。
堪比流氓的年轻女性被大包平的反应逗笑了。
但再这么下去这位童贞付丧神就要流鼻血了。
"真大。"
女流氓说着一脸坏笑的抱着木盆去泡温泉了,独留大包平满脸通红...

+

我去把石墨下回来…LOFTER连我发图都能屏蔽。

以后外链见。

+

【味音痴】大扫除.

阿尔弗雷德一年一度的推开通往地下室的门,随意堆放的杂物、书本、过量的灰尘,一切都让他感到不愉快。

浑浊的空气冲进他的鼻腔与喉咙,让他不由自主的咳嗽起来,嗓子有点疼,泪水不由自主的流出来,连带缺氧导致的重心不稳。

阿尔弗雷德撑着木质楼梯扶手顺气,灰尘从他的呼吸道进进出出,他费了不少时间才适应,然后小声骂着脏话跨下楼梯。

电灯没有如他预期的亮起来,毕竟这个灯泡顽强的撑了一年却迟迟没人理会它,坏掉了也是合情合理。

于是阿尔弗雷德抱怨着踮起脚把灯泡拿下来,带着它离开地下室,没一会儿又带了一个新的回来装上,这回他按动开关后,灯亮了。

刚才仅仅借助地下室门外照进来光根本不足以完全看清这里的混乱程...

+

"当你凝视着黑暗,黑暗也凝视着你。"

我望着窗外的黑暗
脑子里浮现出这句话
于是我冲窗外大喊,希望它不要再看着我了
毕竟我讨厌被凝视
路灯们被我吓了一跳
但黑暗没有
它凝视我、吞噬我、咀嚼我
我残破的灵魂落入它腹中

"我讨厌黑暗。"
于是我拉上窗帘,打开屋里所有的灯
我逃离它了
终于逃离它了
我欢呼、蹦跳、歌唱

它的嘲笑被我愚蠢的声音所掩盖
我的白骨被它藏到更深的黑暗中

+

和刀子精出去玩的场合.

【三日月宗近】

你们走在宽阔的大马路上
他一言不发的拿着你的手机
努力辨识地图
就为了找回家的路

"老头子你根本不会用智能机别骗人了。"

【小狐丸】

你本想带他吃西餐
结果他停在了卖油豆腐的小吃摊旁边
"主公,来吃油豆腐吧。"
他的眼神让你无法拒绝

"但这是你停下的第五个油豆腐摊了。"

【石切丸】

他走在你后面
离你五米远
你终于忍不住了
走回去牵起他的手

"爸你走快点会死吗。"

【岩融】

你为了够到货架最上层的东西连蹦带跳
他走到你身后毫不费力的拿下来给你
然后说
"这个送给今剑貌似不错呢!"...

+

我看你就像个香草冰淇淋🍦

屋里只有台灯是亮着的

书桌上放着一碗加了卤蛋和火腿肠的泡面

还有一杯没加糖没加奶的苦咖啡

我就着嘴里辣乎乎的面喝了一口凉掉的咖啡

杯里的黑棕色液体上因此漂了一层油沫子

台灯的光照在杯里

我盯着那它沉默了一会儿

把咖啡和面一起倒了

我还是很饿

窗外雨过天晴

黑漆漆的天上有几颗星星

我想把星星摘下来放进嘴里咀嚼

它说不定是香草冰淇淋味儿的

+

【长蜂】插曲.

本来只想写个片段,一不小心写长了(其实也不算长)。

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用了至少一小时二十分钟才写完…没纠错,没精力纠错了💤

总之,蜂月快乐🐝

——————————————————

"手,把手给我拿开。"

蜂须贺今天第三次试图把长曾祢的手从自己背后隔开,坐在他旁边的男人不以为然,嬉皮笑脸的又把手放回去继续乱摸,顺着后背慢慢向下摸到腰,还没等他好好掐一下过把瘾就又被弟弟把手扯开了,这回还没打算就这么松开。

蜂须贺算是彻底画不下去设计稿了,索性撂下笔和他名义上的哥哥大眼瞪小眼,手还紧紧握着长曾祢的手腕,越来越用力。

说实话他从长曾祢进来的那一刻心思就不在设计稿上...

+

© 三嶋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