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单人】活埋.

*有角色死亡、奇奇怪怪的描写、不太正的三观

**三日月有出场但不标他的tag

***文章核心如标题

ok的话请继续吧

——————————————————————

我要死了。

鹤丸国永现在就这么一个念头,除此之外什么都懒得往脑子里装了,毕竟土都把他埋了一半,再想什么都无济于事。

嘴被封住双手也被绑在背后,其实不用这样我也不会逃跑,他想,明明都要被活埋了内心却平静无比。

因为鹤丸觉得,这是惊吓的一部分,是他总爱吓人的后果。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他咬着布条口齿不清的嘟囔了一句,紧接着就有土落在他的脸上,一铲又一铲。

鹤丸国永自认为是很受宠的,这也是事实。...

+

长谷部主动找青江谈恋爱,同队的和泉守表示没眼看,石切丸天天念叨着给我去肿包,蜂须贺被两个长曾祢包围不知所措,歌仙宗三两个人沉迷养老无心出阵。

真不愧是我的本丸。

+

人活着就是为了笑面青江(暴言

+

儿子到家了

+

"谎".

大半夜瞎写真爽(喂

我也说不太清在自己看来蜂须贺对长曾祢是什么态度,大概又爱又恨吧,还只把恨的那面表现出来。

总之写的乱七八糟。

——————————————————————

年末的时候青江递给蜂须贺一张卡片。

"这是一年里我对你印象的总结。"

他笑着说,尾音上翘,红色的眼睛从发丝的间隙中露出来,蜂须贺好奇的拿起来看,上面只写了一个字——"谎"。

"指什么?"

蜂须贺在思考却没有得到结果后选择向青江提问,对方假装惊讶的眨眨眼睛,反正也懒得玩文字游戏就直接说出正确答案。

"指你和长曾祢的关系。"...

+

地瓜真好吃.

新来的陆奥守吉行从锻刀炉里出来的时候屋子里飘满了樱花花瓣,近侍蜂须贺简单的和他讲了讲本丸的情况就叫旁边的歌仙带他熟悉本丸去了,自己则离开锻刀室去找审神者报告。

但当他拉开纸门才发现审神者根本不在。

在没让本丸其他几把刀知道的情况下蜂须贺看过了每个房间,除了在大广间发现了凑在一起看绘本的三把短刀之外,其他房间里根本没有人在。

他先是想把这件事告诉歌仙,但又觉得多一个人担心也没什么用,就自己憋在肚子里直到大家聚在一起吃午饭。

"今天主上不来一起吃饭吗?"

细心的五虎退发现属于审神者的位置到现在还空着,甚至没有摆上餐具,放下手里的筷子有点担心的问到,其余两个短刀也扭过头...

+

我不要了,不要这种二重生活了。

+

抓细节,小蜂的头发有一束是绑着的。

+

(一)

石切丸:"青江你以后可长点心吧。"

青江:"点心?什么点心?"(←故意的)

石切丸:"欠打???"

(二)

青江:"和我睡吧。"(←严肃脸)

石切丸:"大白天的冷静???"

青江:"只是觉得阳光很好希望你陪我躺会儿,想哪去了。"

石切丸:准备晚上在r18的边缘试探.JPG

对不起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他们这样的相处模式,我有罪我忏悔。但我不产粮。

+

爱情.

"你会喜欢我,对么?"

她看着站在自己对面双手握住自行车车把的青涩男孩,小心翼翼的问。

并不是因为她已经到了必须谈婚论嫁的年纪,不得不找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凑合的过完接下来半辈子,而是因为她和他两情相悦。

男孩脸都红透了,低下头用不算整齐的刘海盖住半张脸,看不清表情,握着车把的手也越来越用力,因为紧张冒出来的汗顺着额头滴落。

她的看着男孩的眼神里充满了希望,也有一丝的担忧。

如果自己被拒绝了呢,如果他并不喜欢我呢,如果…也没有如果了。

两人陷入算不上尴尬但也并不好受的沉默。

她等啊等,一次又一次悄悄的抬头看,却只看见男孩挡住脸颊的被汗打湿的刘海,这样她有点失望,...

+

随笔.

"快跑孩子!快点跑起来!"

他用力把我推开,我摔在寸草不生的土地上,忍住眼泪艰难的站起来回头看他,他握着枪面朝我的方向,见我站在原地又重复了一次。

"快跑!"

我忍不住哭了出来,但他没有像平时那样蹲下来擦干我的眼泪,而是又用力的推我。

他的眼神就好像能杀人,我越哭越厉害,转过身迈开大步跑起来。

"向着太阳的方向跑!它会带给你希望!"

他在我身后大喊,紧接着被炮弹与机枪的声音盖过。

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甚至再流不出一滴眼泪,但我不敢停下,怕他因为我不听话而生气。

所以我一直跑,向着太阳的方向,向着光与希望。

身后传来枪...

+

奇奇怪怪十题.

作者秋半青.
请勿盗梗,十分感谢.

1.神亲手抛弃了曾经拯救的人

2.教堂地位最高的修女是无神论者

3.餐厅圆桌底下专吃剩菜的怪物

4.一红一黄眼睛的短毛黑猫死掉了

5.花瓶里的水是独角兽的眼泪

6.不吃完胡萝卜会有小怪物让你做噩梦

7.知名神社的钱箱深夜乱逛乱跑事件

8."你其实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9.一元硬币就能买来幸福的网站

10.田野突然从黄色变成了蓝色

+

铃木小姐.(一)

*原创女审神者铃木沙耶加中心

**本篇无cp,不标cptag

——————————————————

"初次见面,我是铃木沙耶加,今后还请多指教。"

沙耶加站在大广间正中心,被刀剑男士们包围着,做了简短到不能更短的自我介绍。

"铃木沙耶加就是我的真名,这点可以放心,其他关于我的事今后再找机会讲给你们听。"

在短暂的沉默后沙耶加又补充到,然后浅浅的鞠了一躬。

刀剑男士们用惊讶的眼神看她,因为人们从不敢把真名告诉付丧神。

"您不怕被神隐吗…?"

身为神剑的石切丸站了出来,其他刀剑男士的眼光聚集到他的身上。

"这...

+

我家审神者的设定!

铃木沙耶加。

穿山茶花图样和服的21岁姑娘,身高170cm左右,刚好过耳朵的茶色短发,细长眼睛嘴角上挑。

平时有点脱线,可以不苟言笑的吐槽和讲冷笑话,看到自家刀剑男士两两成对凑在一起就会忍不住腐一下,但总体来说是个正经人。

原画是 @Paul ,谢谢亲爱的❤

我真的吹爆她!她画画怎么能这么好看😭

不许私自转载!!!

+

【一期一振中心】我弟弟的恋爱对象还是我弟弟.

一期一振最近有点苦恼,啊不对不止一点,是很苦恼。

说到原因,是关于他的弟弟们。

特指乱藤四郎、厚藤四郎、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

"一期哥对不起我恋爱了!"

"没事没事,恋爱也是很正常的啊。"

前两天鲶尾找一期一振坦白,说自己正在恋爱,一期一振不以为然,谁让他现在和鹤丸国永之间的关系也很暧昧不清。

"一期哥…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哈哈哈,这很正常啊乱,别太在意。"

紧接着乱也来说了,就在鲶尾刚说完这件事不到一小时之后。

一期一振当时甚至怀疑他俩串通好一起说的,不过他没太在意,就好像当时也不在...

+

【米英】无限等待.(终)

"一周年快乐!"

亚瑟拿着从不可言说途径弄来的血袋回到家,打开门的一瞬间被喷了一头彩纸花。

阿尔弗雷德端着一个黑红色的蛋糕凑上前,背后的尾巴大幅度摇动。

"…你这是想干嘛。"

"庆祝咱们恋爱一周年啊!"

亚瑟摘下头上最后一条粉嫩嫩的彩纸,一个血袋就砸在阿尔弗雷德脸上。

"笨蛋吗你?!"

被砸即使不痛不痒也有点委屈的狼人叼着血袋在尽量不弄破它的情况下放回亚瑟手上,背后的尾巴垂了下来。

"因为这真的很重要啊,亚瑟和我已经度过365天了,为什么不开心?"

亚瑟被阿尔弗雷德委屈的眼神盯...

+

【米英】无限等待.(六)

"我和他一点都不像。"

阿尔弗雷德听完亚瑟讲的故事果断摇头,头上金色的大耳朵也跟着动来动去。

"我不是人类,不是杀人狂,也没杀过人。"

亚瑟喝了一口面前的红茶,开口讽刺。

"是啊,你甚至没有一份正式工作。"

"…但我和他一样喜欢你!"

阿尔弗雷德根本没在意亚瑟的话,抬起头来与他四目相对突然从嘴里蹦出这句话。

太直球了,亚瑟差点没忍住喷出来嘴里还没喝下去的一口红茶。

"咳咳,你突然说什么啊笨蛋!"

肤色苍白的吸血鬼先生脸红了,看来并不是因为被呛到。

"可我说的就是实话...

+

【米英】无限等待.(五)

是啊,连亚瑟都快要开始遗忘了。

那时的阿尔弗雷德是什么样的呢……?

几十年前亚瑟是在一个小巷子里发现他的。

出门寻找猎物的吸血鬼先生寻着浓郁的血的味道发现了倒在小巷子深处奄奄一息的人。

身上有一处致命伤和无数小伤口,但手里还是紧握着一把沾满血的电锯。

"喂,还活着吗。"

亚瑟蹲下来,因为血的味道刺激而变成红色的眼睛紧盯着很可能会成为自己晚餐的家伙。

"…活着呢。"

金发的年轻人努力睁开眼睛,用力想坐起来却不小心扯到伤口疼的倒吸一口气。

亚瑟出于看笑话的心情把他扶了起来靠在墙上,这才发现原来地上的血已经聚成了不小一摊。

"即使...

+

【石青】在你身边.(上)

文手挑战二十热度的一篇糖+预定三十热度的一篇刀(糖里有刀)

分三篇完结.

——————————————————

青江可以看见幽灵。

这件事是从他出院后才开始的。

为什么青江会进医院呢,他自己也记不太清,好像是被车撞了吧…但在病房醒来的时候身上就只有一点皮外伤。

好像还不止是车祸的记忆,关于之前的自己青江觉得很模糊,就好像前二十年都是另一个人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一样。

但说到底,被车撞了的自己现在还能活着并且没有受什么伤就是最好的了。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他不禁这么感叹。

青江没在医院呆多久,不到一周就出院了。

走出那栋白色建筑的一瞬间,他发现看到的,...

+

黑色衣服.

文手挑战热度10的随笔。

————————————————————

"不穿黑色的衣服我会消失的!"

圆子无论什么时候、在哪里都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被问起原因就会这么大声回答对方。

"为什么不穿黑衣服就会消失呢?"

人们这么问到。

"我也不知道,但事实就是这样。"

说到底圆子自己也不清楚理由,但她坚信事实就是这样,所以从小到大衣柜里都只有黑色的衣服。

人们不喜欢圆子,至少大部分不喜欢她。

但圆子即使被大家用异样的、责备的、愤怒的眼光包围也没打算换掉自己身上黑色的衣服。

因为如果那样,圆子就会消失了。

消失的无影无踪...

+

来。

+

【米英】无限等待.(四)

"哇哦,亚瑟你可真懂我的品味。"

环视一圈亚瑟给自己准备的房间,阿尔弗雷德满意的这么感叹到。

比如立在一旁的吉他,墙上的超级英雄海报,书柜上整齐摆好的漫画和印着黄色星星的被子。

"但从无论当初还是现在在我看来这都像个儿童房。"

亚瑟站在一旁挖苦,朝突然有点生气的阿尔弗雷德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英雄才十九岁!有点童心怎么了!"

年轻狼人不满于吸血鬼的话,这么反驳到,但看起来他说完亚瑟笑的更开心了。

"好的好的,童心未泯哈哈哈哈哈。"

亚瑟微微抬头看阿尔弗雷德气的脸颊发红,心里一阵暗爽。
"你明...

+

【米英】无限等待.(三)

亚瑟带阿尔弗雷德回到家才发现,家里早就没有可乐囤货了。

"那个…喝红茶可以吗。"

他有点心虚的问到,对方回给一个爽朗的笑容。

"哈哈哈当然!碳酸饮料什么的明天你去买就好了!"

"我白天出不了门的喂!"

看来狼人还是没法明白吸血鬼先生的苦衷啊,比如被阳光直射会烧伤之类的。

"那就晚上啊,我陪你一起去。"

阿尔弗雷德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似的就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等着亚瑟沏茶给自己。

"你不会是准备在这里常驻吧。"

看出事情走向不太对的亚瑟停在厨房门前朝不知道还是不是恋人的家伙问。

"...

+

【米英】无限等待.(二)

虽说把陌生人带回自己家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但双方的举止怎么看都不像是陌生人,比如边走边聊还开心的牵着手这点。

"亚蒂你的手还是这么冷啊。"

明明是第一次触碰到吸血鬼先生的阿尔弗雷德这么说到,紧接着在亚瑟略带疑惑的目光中猛然想起来这件事。

"等一下,我明明是第一次碰你啊…"

"但看你的反应好像并不是第一次呢。"

亚瑟低头,阿尔弗雷德大自己一圈的手紧握着自己的手,偏高的体温从掌心传来,明明没有体温的吸血鬼先生都有了自己也暖融融的错觉。

"五十六年前你就是这么握住我的手的。"

用阿尔弗雷德听不清的小声音呢喃...

+

【米英】无限等待.(一)

吸血鬼亚瑟·柯克兰先生孤独的活在世上第五十六年。

当然不是说他只有五十六岁——亚瑟的年龄他自己也数不清——而是他孤独的等着一个人已经足足过了五十六年。

在这之前他并不是孤独的,至少有几十年并不是。

他遇到过一个自己爱着并且对方也爱着自己的伴侣,有着漂亮的金色头发和海一样颜色的蓝眼睛。

然后他死了。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亚瑟的伴侣是人类,终究逃不过生老病死,最后死在了容颜丝毫未变的亚瑟面前。

现在亚瑟在等待,等待自己最爱的人再次与自己相遇,他在主动寻找对方,他也希望对方在主动寻找着自己。

即使几率微乎其微,但他从没放弃,足足五十六年。

拥有无限时间的吸血鬼先生最不怕...

+

【2.0】【整理】各种测试/生成器 产粮/脑洞/生娃/恶搞用

码x

SSulfuR:

一块冰冻橙子-好冷啊我在东北玩泥巴虽然东北不大我在大连没有家:



#勿❤️!勿❤️!!勿❤️ !!!【提醒太麻烦了orz】



#转载推荐随意



#欢迎补充



#更新:少量添加,加入vonvon



在线随机数字生成器【抽奖抽梗用】



用于肝人设【还可以当换装小游戏玩】



手写输入网页在线识字



对联生成器



ban次元

+

【石青】在○月×日死掉了.

"青江。"

"嗯?"

摆弄着墙上蝴蝶标本的恋人扭过头,被禁锢在相框里的蓝色蝴蝶倾斜着挂在墙上。

"你终于回来了。"

石切丸没头没尾的这么说到,青江有点迟疑,但还是回给他一个微笑。

"我回来了。"

石切丸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起身去抱他,下巴抵在青江的额头上。

青江越来越喜欢蝴蝶标本,自从他回来以后。

贴着米黄色壁纸的墙上挂了一整排样子各异的蝴蝶。

他最喜欢那只蓝色的,每天都在摆弄。

拿下来,凝视,在挂回去。

只有它是歪的,也只有它是被爱的。

"青江。"

"嗯?"...

+

伊芙洛站在粗壮的树下看着自己的兄弟和大狗玩的正开心。
蚁穴。

他低头,凝视着那个小土堆和不断进出的黑色生灵,然后把手中的水瓶倾斜。

哗啦。

土堆被冲垮,虫子们四散开来。

但坦格尔还是没有看向这边。

他真的看不到自己吗,伊芙洛这么想到。

他不止一次这么想。

近乎一样的长相,相同的服装,相同的家人,相同的卧室…什么都是一样的,除了——兄弟看不到自己——这点以外。

"我该怎么办?"

伊芙洛脑子里又浮现出这句话,他从小就在想,一直想到现在。

"我该怎么办…?"

大狗的吠叫声,兄弟的笑声,蝉鸣声…

烦躁与不安。

伊芙洛又一次努力,然后又一次...

+

我旋转炸裂升天

Paul:

依然是青爹的孩子
我超喜欢这两只以后还会画!
到时候攒一起发粗出来
以及青爹在扩列你们可以去看看
戳这里 @废狗文手秋半青
我吹爆她!!

+

😭😭😭帆哥太棒了我吹爆她

Paul:

朋友的崽x

+

© 三嶋秘子 | Powered by LOFTER